難民潮:歐美招來的人禍

 作者:通饺     |      日期:2019-05-15 13:10:00
 新華社記者     難民潮近來衝擊歐洲多國,引發廣泛關注探究這場危機產生的根源,不難發現這與歐洲在西亞北非地區盲目追隨美國的外交政策密切相關;而面對不斷湧來的難民,歐洲各國相互推諉、協調乏力,歐洲社會正面臨“自食惡果”的局面     (小標題)難民如潮 應接不暇     從地理上看,匈牙利等國成為了難民和偷渡客踏入歐盟的主要門戶之一     受持續戰亂威脅,今年來自敘利亞、阿富汗、巴基斯坦和非洲國家的難民取道巴爾幹地區,“闖關越境”進入匈牙利的人數激增     截至目前,官方公佈的涌入匈牙利的非法移民數量今年已超過16萬,其中約15萬人提交避難申請不少非法入境者並未受到警方監控,他們已經或正嘗試通過非正常途徑前往西歐     分析人士指出,由於部分歐盟的“週邊”國家自身實力有限,不願甘當應對難民問題的“橋頭堡”,加之不少難民的目標是前往德國等其他較富裕的西歐國家,因此這些國家對難民採取了比較忽視的態度,這也助長了難民入歐的“信心”     據德國內政部預測,今年全年可能會有80萬難民涌入德國目前德國各地政府機構普遍感到壓力巨大,主要問題是難民審批過程複雜、處理難民申請的人力不夠、難民臨時安置場所數量有限等     難民涌入德國後,不少地方,特別是東部地區,接連發生極右分子在難民營外聚眾鬧事、攻擊難民和焚燒政府計劃安置難民的設施等事件僅今年上半年,德國就發生了200餘起破壞難民營的襲擊事件     法國北部城市加來也成為難民聚集地之一法國媒體從空中拍攝的照片顯示,約3000名非法入境者在加來附近紮營,其中一些人試圖闖入英吉利海峽海底隧道,或藏身於貨運卡車,伺機偷渡到英國     自今年7月底以來,幾乎每晚都有多達2000人次試圖闖入英吉利海峽海底隧道,共有9名非法移民在通過隧道的過程中死亡     (小標題)戰亂與貧窮:難民潮的兩大推手     西亞北非地區的持續動蕩造成大量難民無處安身,為躲避戰火,他們只能被迫朝著相對安定的歐洲遷移     匈牙利科爾維努斯大學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教授、歐洲一體化和安全政策專家加利克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時表示,這次難民潮源自阿富汗、伊拉克及敘利亞等國的局勢動蕩,加上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不斷擴張,難民潮洶湧而至     加利克說:“美國當初對伊拉克和阿富汗進行干預,就是用新政權替代‘獨裁’政權,推廣‘民主’,但現在這被證實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作為美國的盟友,歐洲國家也參與其中,美國和歐洲(對難民問題)負有很大的責任”     以利比亞為例,法國分析人士指出,卡扎菲執政期間,利比亞曾與歐洲共同打擊難民偷渡歐洲但包括法國在內的西方國家粗暴干涉利比亞事務,導致該國局面千瘡百孔,根本無法阻止來自非洲的難民通過利比亞進入歐洲     此外,歐洲難民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敘利亞持續了4年多的衝突使敘利亞陷入深重的人道主義災難戰亂摧毀了敘利亞平民的生命和家園,更銷蝕了他們在這片土地上繼續生活下去的信心     當前,敘基礎設施損毀嚴重,水電供應等公共服務難以為繼即便在局勢稍好的首都大馬士革,普通家庭也面臨著平均每天停電6到8個小時,為加油排隊一兩個小時的困境……“如何去歐洲”,現已成為敘利亞人私下裏討論最多的話題既然留下來亦無希望,越來越多的敘利亞人孤注一擲,踏上了生死未卜的偷渡路     敘利亞資深媒體人穆恩尼斯說,一些西方國家從危機爆發之初“煽風點火”,為敘反對派武裝提供經濟、政治支援,導致敘局勢不斷惡化;但當他們現在受到敘利亞危機的外溢影響時,卻相互推諉,這顯示出他們對待敘利亞問題的虛偽和雙重標準     再有,由於歐洲國家援助一些貧困地區的承諾遲遲未兌現,不少生計沒有著落的民眾不得不進入歐洲求生     據統計,在進入德國的難民中,約四成是逃避貧困的經濟難民,主要原因是科索沃、阿爾巴尼亞以及撒哈拉以南少數非洲國家經濟陷入停滯或增長乏力     德國《明鏡》週刊文章指出,歐盟2005年宣佈,到2015年要實現對外發展援助增加到佔國內生產總值0.7%的目標,但實際上歐盟發展援助佔國內生產總值比例多年來一直徘徊在0.4%左右,對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發展援助2005年至2013年間還下降了約30%     分析人士指出,法國位於西歐核心地區,從那裏前往英國和西歐其他國家十分方便而法國作為前殖民大國,在歷史上與很多非洲和中東國家有持久廣泛的聯繫,法國有大量來自這些國家的合法移民,有些人在法國社會獲得了良好發展這些“榜樣”也成為難民前往歐洲的驅動力     (小標題)內部分歧大 危機難化解     歐盟解決難民潮為何如此乏力分析人士認為,歐洲各國在處理難民問題上“各打算盤”,過多考慮本國的難處與利益,難以形成合力     加利克認為,不是歐盟不想解決,而是因為難民問題屬於內務與司法合作問題,但這並未寫進《歐洲聯盟條約》要實現共同的難民政策,需要成員國把相關權力移交給歐盟,但誰也不願意這麼做     目前歐盟各國一個主要爭議點是難民分攤問題現有規定是,難民首次入境成員國負責完成難民審批手續,但因為難民大量涌入,希臘、義大利、匈牙利等前沿國家執行規定的壓力過大,而一些國家乾脆不執行,簡單放行難民過境     為了避免大量難民涌入,德國、法國、英國三國內政部長聯合呼籲在義大利、希臘和匈牙利建立由歐盟管控的難民登記中心就地解決問題歐盟早些時候希望在臨時安置難民方面採取根據各國經濟實力、面積、人口、失業率等因素計算的配額制,但這遭到一些國家的反對     在法國,對於是否應該按“配額”接納非法移民,政府和民眾也是意見不一法國媒體說,56%接受民意調查的法國人反對接納非法移民     法國分析人士認為,難民太多,難免會干擾百姓生活,使法國國內排斥外來移民的極右勢力抬頭,這對執政黨不利,因此法國執政集團應該從本黨和本國利益出發做出決定     匈牙利認為,自己一直在按照與非法移民相關的歐盟法律履行歐盟成員國義務,對非法移民進行登記等,但希臘沒有履行義務,導致大批非法移民取道馬其頓、塞爾維亞進入匈牙利大部分非法移民在匈牙利登記並提交避難申請後,沒有等到審理程式結束便前往德國等國匈牙利方面擔心,西方國家可以根據有關規定將這些人遣送回匈牙利     歐洲被難民潮困擾,導致各國民族主義情緒和極右排外勢力抬頭,這對歐洲一體化來說是非常危險的信號面對接二連三的危機,歐洲各國不僅需要在經濟、財政領域,還需要在外交和安全等領域進一步加強協調(完)(執筆記者:陳靜、趙悅,參與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