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首例 永利皇宫专注电子游戏平台判大陆新娘胜诉

 作者:庾保     |      日期:2018-01-01 08:03:04
据悉,此次宪法裁判所的判决结果在韩国结婚移民女性史上尚属首次在嫁来韩国的跨国新娘中,类似于王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甚至被判假结婚后驱逐出国者也不在少数对此,受理王女士案件的郑大和律师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韩国的国籍法偏向韩国人(韩国丈夫),这些方面我想应该改进” 笑泪交织的“胜诉”庆典 首尔中国人教会上周日(24日)举行庆祝活动,庆祝韩国宪法裁判所对王女士做出的胜诉判决手捧鲜花的王女士激动的表示:“感谢关心我帮助我的所有的人刚开始感到蓦然,因为不懂韩国语,后来通过大纪元时报找到了这里(首尔中国人教会),崔晃奎牧师帮我准备了诉讼材料,请了律师” 数十位结婚移民女性当天来到了庆祝现场,为王女士庆祝欢呼,这些女性中不少人眼含泪水,她们手中的牌子上用韩语写着“我们也是人”,表达着她们对遭受韩国社会歧视的不满 王女士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韩国很多的结婚移民女性都不幸福,她们经常处于丈夫的威胁和暴力之下”“我感觉到韩国的检察厅是偏向韩国国民的,他们不想听我们的心声”王女士说,欺骗她的那个假丈夫并没有受到法律制裁 结婚移民女性代表们呼吁:“(韩国)监察厅、警察署、法务部、出入境管理所对类似的案件进行调查时一定要慎重” 嫁来韩国方知已成“摇钱树” 对王女士诉讼过程中提供帮助的崔晃奎牧师,当天介绍了事情的经过王女士2007年10月6日来韩,嫁给姓金的一名韩国人,可是第二天即被韩国丈夫赶出家门 原来,韩国一家按摩院老板因缺少女服务员,便与金某达成协议,让他骗娶一位中国女性来按摩院打工,事成之后每月给金某100万元韩币于是金某与按摩院老板共谋,以结婚名义将王女士欺骗来韩 对这一切,王女士事前一无所知:“我是抱着结婚的目的过来的,亲戚们也很支持可是韩国丈夫把我当成挣钱的工具欺骗了我,让我嫁到韩国并威胁我让我给他每月100万韩币,不给的话就不给我办延期手续我想我是真结婚过来的,我为什么给他钱呢韩国丈夫还威胁我说,如果不给钱就告我是假结婚过来的,将我遣返回国” 被判假结婚 险得忧郁症 语言不通、身在异国而又举目无亲的王女士,在接下来的警察调查中申辩自己不是假结婚,而王女士的韩国人丈夫和中介人承认是假结婚负责此案的检察官于2008年9月判定王女士为假结婚,并且给予起诉缓期处分 被判为假结婚的王女士沦为非法滞留,随时面临谴返,这一结果对于怀揣美好理想嫁来韩国的王女士当头一棒:“他们的这些行为让我对韩国的希望彻底破灭我是真正想跟韩国人结婚的目的来到了韩国,可是警方、检察厅都不听我的证词,一致认为我是假结婚过来的因为这件事,我几乎处于精神崩溃状态,提心吊胆的过着每一天,因为检察厅的误判,我在韩国的身份也沦落为非法滞留者这些遭遇给我的打击非常大,我因此出现过忧郁症的症状” 崔晃奎牧师认为,韩国警察和检察厅都回避王女士的真实情况,只相信金某的一面之词,就判了王女士是假结婚过来的,并给她判了起诉缓期处分这个判决对王女士来说,面临强行遣送回国的危险 最终胜诉 各方反思 王女士表示,就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通过“大纪元时报”找到了首尔中国人教会的崔晃奎牧师,崔牧师帮她联系到“靖世”律师事务所的郑大和律师2008年11月17日,律师提出宪法申诉,请求取消对王女士的起诉缓期处分,历经近两年的诉讼,近日终于有了胜诉的结果 谈起这个案件,郑大和律师表示:“结婚移民过来的女性们时时处于被诬陷为假结婚的罪名因为平时两口子过得好还好说,可是两个人的感情一旦出现了危机,那么结婚移民过来的女性可能就处于面临遣返的危险,因为她们很容易被认为是假结婚过来的,那么结婚的另一方(韩国丈夫)拿这个来进行威胁” 据崔晃奎牧师介绍,王女士提出宪法申诉后在出入境管理所申请延期,但是延期6个月后,出入境管理所以“胆敢提出宪法申诉”为由,再没有给予滞留延期,所以一年来王女士以非法滞留者的身份滞留在韩国 据统计,现在每年有超过3万6千多名外国女性嫁来韩国,类似于王女士的遭遇并非个案,甚至被判假结婚后驱逐出国者也不在少数对此,大多数有此类遭遇的跨国新娘认为,对结婚移民女性的歧视是韩国社会的一个普遍现象,而韩国法律部门在判定此类案件时,过于相信韩国人提供的证据,很难为跨国新娘托起公正和正义的天平 对于嫁来韩国的跨国新娘来说,此次宪法法院的判决尚属首例,并且意义非凡这对于被骗来韩的跨国新娘提供法律保护开了一个先河,那就是只要确定了结婚移民女性的婚姻真实性,即使中介人和韩国人丈夫共谋假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