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大学里的告密者 (图)

 作者:支呷驭     |      日期:2017-10-01 19:03:21
中国某大学课堂(网络图片) 杨师群是一位老师,华东政法大学人文学院的老师2008年11月底,杨师群先生在博客上透露,因为自己在《古代汉语》课上对当今政府说了几句批评之言,班上两位女生竟去向上海市公安局和上海市教委告发,称杨师群为‌‌“反革命‌‌” 杨先生也因此遭到了有关单位的调查从网上看到这则报道时,我感到有些荒唐,很是吃惊我不禁联想到三年前卢雪松女士被学生告密的事情卢雪松也是一位老师,吉林艺术学院戏剧文学教研室的老师 2005年,在一次课上,她向学生讲述了林昭——这个在毛泽东时代罕有的清醒且勇敢的女子——的故事并且,为了使学生们有更真切的认识,她组织班上学生观看了纪录片《寻找林昭的灵魂》然而,令她想不到的是,班上的学生竟去向校方检举,称卢雪松在课堂上讲述反动内容学校官方收到消息后,秘密停掉了卢雪松的课 事后,知识界人士有个基本共识:这样的事情之所以发生,可能与吉林艺术学院作为地方院校的封闭性有密切关系,如果此事发生在一个中心城市的全国性高校,结果可能是另一番情况 可是偏偏三年之后,在作为全国中心城市的上海,再一次真真切切地上演了如此相似的闹剧同样是发生在大学校园里,告密者同样是学生,自己班上的学生这实在是向知识界人士的共识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我无法想象,当这两位热心的老师意识到自己的言论竟然被学生视成为‌‌“反动‌‌”、‌‌“反革命‌‌”,甚至被告发到有司之处时,他们的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卢雪松先生的朋友、网络知名作家冉云飞在《大学里的极品告密者》一文中提到: 几年前,遇到卢雪松之时,曾问及告密一事,从谈话中,可以感到,卢雪松对告密的学生没有怨恨,而是充满了深深地悲悯因为,他们虽然是大学生,却也只是中国愚民教育下的牺牲品而已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独立之思想,自由之精神‌‌”多少人曾告诉我们,大学,是知识的殿堂,是百家思想自由交流的天地,是精神成长的净土而当怀着这样的期盼,步入大学校园之时,展现在眼前的,却是一片贫瘠的土地在这里,思想开不出花朵,自由独立的翅膀被硬生生的扯断,校园里一位普通的老师,仅仅在课堂上讲述了对政府的几点不满,竟会被学生认作反革命,这是谁的悲哀而放眼世界,华夏之外,在哪一个自由的国度,你能够看到这种闹剧也许,这也是一种中国特色 蔡元培先生曾多次说:‌‌“人言有良社会斯有良大学,吾谓有良大学斯有良社会‌‌”如果大学校园成为告密者的天堂,学生们没有独立的思想和进谏的本能,只知歌功颂德、拍政府的马屁,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老师作为附势的本钱,那么蔡先生所说的‌‌“良社会‌‌”又怎么可能在他们手中形成 老师是没有错的一位大学教师,有权利也有义务对政府提出任何意义上的批评,这是其作为知识分子所应有的社会责任感的体现,也是言论自由的应有之义因此,这些老师不仅没有做错,反而因了他们的行动,展示为人师者的良心,若不是出于对学子的关爱,对国家的满腔热忱,他们又何需煞费苦心向学生揭露被隐藏的历史,又何需向政府提出批评给自己惹来祸端试问在当今中国的大学里,依然拥有这种意识和胆量的知识分子,还剩多少有这样的老师,我们难道不应该倍感庆幸吗卢雪松女士被停课之后,曾经给告密的学生写过这样几句话:‌‌“你,我的学生之一,我想说,我在课堂上的全部努力,是希望你在一个荒谬的世间逐渐做一个精神健全的人‌‌” ‌‌“人在社会上立足可以有许多方式,我比较欣赏回归真实的内心生活但那就需要退出许多虚假丑陋织网的纠结,这已只能做为个人化的选择而存在了‌‌”短短几句,字里行间透露出对学生的无限关爱,对未来一代成才的殷切期望她全心全意掏心窝儿地培养学生独立健全的人格,勇敢地捍卫作为大学之基本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样的教学理念,不可谓不珍贵;这样的老师,不可谓不伟大然而,他们热情的投入换来的是告密的回报,他们关爱的拥抱换来的是冷冰冰的匕首这并非偶然现象,这种告密风潮其来有自 从49年开始,中国就已经逐渐沦为了告密的土壤最典型的莫过于每次运动、斗争的前前后后,都会兴起揭发检举的风潮在文革之中,别说师生之间,就是父母和子女、丈夫和妻子之间都要被迫划清界限,互相揭发检举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知识分子,绝少数没有充当过告密者的角色这种毒素已经深入了当代中国畸形的传统之中,一直延续到今天,延续到原本健康、单纯的大学校园之中近些年来,在中国的高校里,创一流大学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形象活动搞得轰轰烈烈,钱财也砸进不少,但如果连基本的言论自由都保证不了,世界一流大学之梦岂不只是意淫高等教育又有什么指望!而如果一个国度的大学教育都被如此阉割,又能够指望谁去实现所谓民族的伟大复兴,又奢谈什么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那么,谁当为此负责学生自然有错,他们成了告密者,成为了扼杀言论自由的帮凶,作为成年人的他们,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但是,有罪的,又岂止是这些学生如果不是政府的不良引导,如果不是权势的威逼利诱,天真单纯的学生又怎会走向告密者的道路,又怎会‌‌“大义灭亲‌‌”,向自己亲爱的老师下手真正需要改良的是环境,真正需要反省的是政府一个文明的国度,公民永远是国家的主人,政府只是打理日常事务的管家,绝对不可以凌驾于人民之上为了保证一个社会的良性健康发展,对于政府的批评和监督是必不可少的更何况在中国,权力垄断信息造成消息闭塞已是有史以来的‌‌“传统‌‌”,由此造成的官方愚昧甚至丧权辱国也是人们不愿提起的真实历史这样形势之下,公民更有义务提出批评,政府也更有义务接受批评 因此,任何一个公民,对于政府和执政党的批评权利都是天经地义的,不能受任何形式的束缚况且,一个自信且勇敢的政府,必须有承受任何批评的胸襟,必须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只会因接受公民的批评督促而进步,不会因公民的言论自由而步入危境 在两千五百多年前,中国的统治者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左传》中的《子产不毁乡校》一文中讲到,郑国大夫然明向执政者子产提及毁乡校(乡间公共学校,又是议政之所)之时,子产回答道:‌‌“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奈何毁之‌‌”并用防川作为比喻:‌‌“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道,不如吾闻而药之也‌‌” 两千五百年前的中国人就有这样的思想,这是很难得的,而两千五百年后,若是还有执政者将言论自由视作危害自身安全的洪水猛兽,甚至将此观点散布在精神独立的大学校园里,毒害单纯柔弱的莘莘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