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了-- 空前绝后的经济宰杀

 作者:姬艿耋     |      日期:2019-05-15 02:15:00
长春一股票交易所(Getty Images) 编者按:下面是一则被外资控股的原中国银行宰杀中国民营企业的报道近2年来我们一直在讲,如果说私有化改革是对蓝领的剥夺,那么殖民化改革将是对白领的剥夺;把银行以几乎白送的价格卖给外资,是经济殖民化的关键环节,它必将会让被洗劫一空的蓝领悲剧在白领阶层重复上演现在这个悲剧已经开始了先是宰割华夏银行,然后再通过被宰割的华夏银行,去宰割更多的中國企业,不过是西方国家对中國进行经济大屠殺的一个小小插曲而已 拥有140多亿净资产、近千亿总市值的华夏银行,以区区26亿的价格几乎白送给了德国人,为了避免引起中国人的注意和反对,德国人采取了分散控股的方法,表面看上去银行大股东仍然是中國人至于设计这种骗局的是呆板的德国人,还是腐败的中國监管人员,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是知道,由于中國金融监管机构强制规定银行的中方股东不能“一股独大”,这就为外资全面控制中國银行业扫清了道路同时,为了防止外资控股中國银行业引起更大社会关注,中國金融监管机构封锁了外资继续控股中國银行业的所有信息可怜作为银行资产主人的中國人民,甚至想知道自己的资产有没有被卖掉都成为难以实现的痴心妄想不过铁桶般的信息封锁本身就在客观上证实了一个重要信息,中國110家商业银行恐怕已经所剩无几了,如果大部分商业银行仍然控制在中國手中的话,中國金融监管机构肯定会大肆宣传其丰功伟绩的虽然控制中國60万亿金融资产、40万亿银行资产,已经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最大规模财富掠夺,但是西方国家显然并不满足于仅仅占有中國的金融资产,而是要以银行为手段,控制和占有中國的全部财富,包括我们子孙后代的环境财富 目前对中國经济的宰杀主要包括两个方面 在微观上,通过银行控制企业,把企业资产转移到银行手中这次华夏银行抽资逼企业家自杀,其实是敲山震虎、杀鸡吓猴,目的是逼迫周围大量企业进入票据市场,把企业资产拱手送给银行中國在2006到2007年把银行贱卖给外资以后,2008年又推出了中期票据业务,为银行攫取企业资产提供了十分方便的金融工具所谓中期票据简单讲,就是把企业欠银行的贷款变成有价证券,这个东西一出现,任何企业--无论 是好企业还是差企业,最终都难以逃脱资产被银行侵吞的厄运而此前由于贷款不能买卖转让,只要企业有能力偿还贷款,银行要想侵吞企业资产便无能为力而一旦把贷款变成有价证券,就可以自由买卖转让,价格就会暴涨暴跌,银行就可以像操纵股票那样操纵企业资产价格的变化,或者拉高套现,或者打压收购,无论企业有无偿还能力都难逃厄运对中國经济来讲,这一招可谓阴狠之极:先由外资控制中國银行,再由银行控制中國企业,进而控制中國全部财富,最终把中國彻底榨干掏空据国家统计局公开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國已有6.7万家企业破产倒闭,正在形成汹涌的破产狂潮中國民营企业的殖民化灾难到来了,前有已被外资控股的银行的血盆大口,后有国家从紧货币政策的驱赶,中國企业除了尽数落入外资囊中之外,不可能再有别的出路 在宏观上,通过资本市场和商品市场两个方面的悬殊差价,把中國的财富转移到西方发达国家,同时把西方发达国家的金融危机转移到中國2007 年,仅10多家银行股的贱卖就被西方发达国家掠去上万亿财富,今年则更进一步,据媒体公开数据和著名学者时寒冰的分析,中國向支撑美国房地产市场的2家最大房地产公司(房利美和房地美)注资约3700亿美元,以挽救因次贷危机而濒临破产的这2家美国公司我们之所以说是注资而不是投资,是因为中國投入时,美国次贷危机已经爆发,欠债近万亿美元的这2家公司早已资不抵债,没有了任何投资价值中國投入的3700亿美元折合2.5万亿人民币完全是无偿资助,根本没有收回投资(估计决策者也没打算收回)的半点希望这可不是几个亿,几十亿甚或是几百亿,而是几万亿啊下面这个民营企业家是被银行500万送进火葬场的,按照这个标准,2.5万亿人民币能够挽救 50万个相同企业,也就是说,只需拿出其中十分之一多,就能够救活上半年倒闭的那6.7万家中國企业可是,我们却用牺牲人民健康和生命换来的血汗钱去挽救美国的房地产公司 ,去维护美国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发展和美国人民的安居乐业,而任凭我们自己的企业 破产倒闭、企业家绝望自杀凭借中國这2.5万亿注资,美国国会决定不让垄断美国住房市场的这2家公司破产,美国人可以继续享用2年家庭收入就能购买一套住房的发展成果,而中國人只能在一套住房榨干三代人储蓄的悲惨状况下绝望挣扎至于中國人2年的家庭收入别说买不起一套住房,甚至买一个拉屎的茅坑都不够就是在如此贫富悬殊的条件下,中國为缓解美国金融危机投入了数万亿资金,仅仅对房利美和房地美2家美国公司的注资就超过 2.5万亿,那么对整个美国金融界和企业界注资会有多少对整个西方发达国家注资又会是多少虽然这个具体数字我们不知道,甚至永远都不会知道(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类似投资都会让本国人民知道),但是有一点却是 确定无疑的,就是西方国家金融危机的灾难,特别是美国金融危机的灾难,实实在在地砸在了中國老百姓头上金融危机最严重的美国,2年期间股市下跌不过百分之十 几,而经济高速增长的中國股市,仅8个月时间就跌去63%,市值损失近20万亿,无论 就其下跌幅度还是损失规模来讲,都超过了震惊世界的日本大股灾,而日本同样的跌幅和损失经过了3年时间可以说,无论就相同时间内的下跌幅度来讲,还是就市值 损失规模来讲,目前爆发的中國股灾都是世界历史上最大一次股灾 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中國股灾之所以没有引起政界、财界、学界和媒体的关注,甚至还对关注中國股灾的人采取各种措施加以“关注”,是因为这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出现的结构性股灾所谓结构性股灾,是指股灾不是打在全体投资者头上,而是专门 打在其中一部分投资者头上,主要是打在老百姓头上这是因为目前中國股灾的爆发不是经济原因和市场原因造成的,而是财富分配方法造成的是西方发达国家和中國之间,以及中國权贵富豪和一般民众之间的财富再分配,是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财富再分配中國用两个方法把金融危机的灾难锁定在了中國老百姓头上 一是在对外方面,通过贱卖包括银行在内的国有资产,把中國的财富转移到了国外, 同时又把西方危机转移到了国内比如美国银行购买中國建设银行股票的价格是0.94元,而一些中國投资者的购买价格是11元,莫说目前中國股市跌幅是63%,即便是下跌90%,美国银行仍然赚钱,而到那时中國股民恐怕早已“死”干净了一位美国银行主管说的好:“虽然我们在美国次贷危机中赔了钱,但是同我们在中國银行赚的钱相比,损失不过九牛一毛”这就是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中國股民血本无归的原因可以说,如果没有金融对外开放的所谓“背水一战”,把中國资产低价卖给外国人,再用贱卖资产的钱去高价购买外国金融不良资产,美国就不可能把危机的灾难转移到中國来,企业的破产倒闭 和股民的跳楼自杀,就应该是发生在美国,而绝不会发生在万里之外的中國 二是在对内方面,通过股权分置改革,把暴利锁定在权贵富豪的身上,把风险锁定在老百姓头上同样购买一张股票,权贵富豪的购买价是1元,老百姓的购买价平均15元,条件就是老百姓15元买的股票可以在交易所挂牌交易,权贵富豪1元买的股票不能在交易所挂牌交易,也就是说,老百姓15元高价购买的是在交易所挂牌交易的权利这个权利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中國股民的庄严承诺,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信用做抵押,中國股市创办十几年来老百姓从来没有怀疑过,一直心甘情愿地以高于外国人约十倍的价格购买自己国家的股票可是后来中國证监会一声令下,所有股票都按照一个价格在交易所挂牌交易,美其名曰股权分置改革如此一来,权贵富豪发了大财,老百姓则被骗得哭都找不到坟头虽然说起来权贵富豪的非流通股价格是1元,其实连一分钱的成本都没有,十几年来,他们通过转让配股权,实物配股(不算分红),占用公司资金等手段,早已经十几倍几十倍地赚了大钱,现在再以高于原价几十倍的价格套现,这完全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公开抢劫,其残酷性甚至超越了中國历史上任何一次抢劫可以说,把股灾的惨烈后果有选择性地降落到老百姓头上,使国内外权贵富豪不仅毫发无损还能乘机发财,是中國特色市场经济的一大创新,是世界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种经济模式 凭借这一经济模式,中國的财富如同长江大河般滚滚流向西方发达国家,与此同时, 西方发达国家毁灭性发展方式的各种弊端,诸如资源枯竭、环境污染、经济危机等,却如乌云般越来越聚集到中國头上 所有了解经济学的人都知道,股市是国民经济的先行指标,既然是先行指标,股灾自然就是先行达到的灾难,是更大灾难的开始而不是结束可见,股市 20万亿总市值的灰飞烟灭,老百姓6万多亿真金白银的惨重损失,超过10万亿人民币的外汇储备的凭空蒸发,恐怕只不过是中國乌云聚集的第一声惊雷,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看一下那些拼命向海外转移资产和子女的权贵富豪就知道了他们是灾难即将到来的最可靠风向标,是坚信风暴即将到来的最先上树的蚂蚁,在匆忙安排着躲避灾难的海外巢穴,目前不做类似安排的权贵富豪业界名流已是凤毛麟角,连风靡全国的“女排精神”的代表人物郎平,都变成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公民珍妮,相信共和国明天的还能有几人 只是当中小企业家都被逼上绝路时,中國的穷人就更加失去了任何活路!   下面是所附文章: 华夏银行抽资后陷绝境,明星药企掌门自杀 日期:2008-08-19 作者:李仲泉;商夏玲 来源:中國经济时报 华夏银行从该公司账户中抽资500万元后,郑亚津陷入绝境,在办公室自缢身亡 在8 月11日上午举行的“浙江民营经济创业创新之路”的新闻发布会上,浙江省有关方面否认该省有20%的中小企业倒闭,但浙江企业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许多浙江的企业家调侃自己正遭遇“4把刀子和一根绳子”的困扰,“4把刀子”是指原材料价格猛涨、人民币升值、用工成本激增和外贸困境,“一根绳子”就是指信贷收紧,企业主拿着这根绳子在等死 没想到国家中成药五十强企业--浙江一新制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郑亚津真的用上了这根绳子华夏银行从该公司账户中抽资500万元后,郑亚津陷入绝境,于2008年8月13日早被发现自缢于公司办公室中 浙江一新制药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中西药制剂及天然药物制剂研制、生产和销售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自1989年组建以来,该公司成功开发了多支国家级新药其中的贝得宁儿童咳液等7种产品为国家中药保护品种,原料药氢溴酸加兰他敏等产品出口世界各地,保健食品喜满家牌通畅益脂胶囊选入中國名优产品数据库 兰溪市委一位干部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一新制药是对兰溪市具有重要贡献的企业,历史纳税最高额度曾达到一年1800万元财务资料显示,今年1至6月份,该公司 已纳税460万元 国家实施宏观调控以来,公司面临的资金压力越来越大,当地一个园区又要征用土地 ,占用了大量流动资金当前浙江中小企业资金缺口严重,公司只能转向民间借贷, 据了解,公司还曾向社会各界筹款1300多万元 据中國银监会网站公布的2008年一季度数据显示,浙江的银行平均不良贷款率仅为1.29%,即便是在“经济最困难的年份”,这个数字在第一季度仍降低了 0.15个百分点 一方面是资金“贫血”的企业嗷嗷待哺,另一方面却是银行为了确保既得利益而拼命扎紧钱袋子,银企交恶成为浙江经济界之痛 本报记者曾于15日下午4点左右联系华夏银行杭州分行行长,试图了解此前华夏银行对一新制药有限公司抽资500万元的情况及对此事的看法几经查询,仍是问不到任何一位银行负责人的电话最后记者打通了杭州分行一个网点的电话(号码为0571- 87709201),在记者表明身份及说明来意后,对方说话开始警惕,表示不知道有关负责人的电话,在记者的再次追问下,才答应告知银行办公的电话(号码为0571-8723 9099),记者拨打后发现其是空号记者再次打电话进行求证时,此前拨通的电话已经无人接听 根据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今年一季度,浙江省的企业家信心指数下降了13%,1-5月 份下降了26%有人说,现在的困难“看不见底” 兰溪市经济界有关人士分析说,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是资金链发生断裂,华夏银行的抽资触发了多米诺骨牌的效应 据悉,一新制药是兰溪市一家很有潜力的企业,该公司的克比奇羚羊角胶囊是国内目前使用羚羊角为原料的两家企业之一兰溪市委、市政府希望金融部门继续对该公司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