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体制内罕见真话: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大过美国次贷危机 组图

 作者:车龄嬲     |      日期:2017-06-06 10:03:14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多年来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然而,随着一名金融业体制内领导人物向地方政府发债说“不”,人们再次以听到了地方政府债务这个“定时炸弹”的嘀嗒声 中国地方政府官员在过去几年想方设法发展经济,用不断攀高的GDP为自己增添政绩的过程中,已经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通过公共建设项目带动地方经济及就业发展最为"方便可行"对于旁观者来说,这体现在建设水平国际一流,但几乎看不到几辆车走过的省际高速公路上,体现在各个城市争先恐后建设的各种"广场",购物"天地",商业"中心"上,也体现在中国各级地方政府一栋栋"赛白宫"、"超欧美"的办公大楼上 对于当地居民来说,所有的这些也许可以让他们感到骄傲,成为接待远道而来的客人时,一定要令其领略一番的"风景线"但也总是会有人问,政府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修建这些"形象工程" 地方政府举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对于各级地方政府来说,这在1993年之前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它们可以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为各种公共建设项目融资,而这种债券是以以当地政府的税收能力作为还本付息的担保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中国许多地方政府为了筹集公共建设资金,都曾经发行过地方债券有的甚至是无息的,以支援国家建设的名义摊派给各单位,更有甚者就直接充当部分工资而中国当时另一个有权发放债券的机构--中央政府于1993年"叫停"了地方政府债券的发放,理由是"怀疑地方政府承付的兑现能力"从那时开始,地方政府如果想要通过举债筹集资金,就必须想别的办法 对于熟练掌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中国地方政府来说,中央的规定并非铁板一块,有很多"理解上的空间"因此,地方政府将原先的直接发债,改为"借壳",通过成立有特殊目的的实体机构来发行债券,继续为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因为官员们明白,归根结底,只有搞基础设施建设才能够弄出一些"看得见"的政绩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大过美国次贷危机 而在审计人员的眼中,中国地方政府不断举债的做法已经"离开可控的范围"一家中国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信永中和(ShineWing)的董事长张克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可能引发比美国住宅市场崩溃更大的金融危机"该报发表文章称,张克的担忧意味着,他已基本上不再为地方政府的债券发行"背书" 这位有志与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竞争的管理者向《金融时报》透露,他和公司团队了解了几个项目后,"发现很危险,就退出来了"因为"大多数的偿债能力都不是很充分,这样将来事情就会变得很严重" 该报发表的文章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评级机构和投资银行都已表示对中共政府债务感到担忧但是,中国金融业的一名体制内人物(张克是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副会长)发表如此严厉的言论是罕见的张克表示:"危机是或然的(但)因为债是滚动、长期的,因此爆发时间不确定" 不知何时引爆的定时炸弹 为了应对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危机,中共政府从2008年开始放松了借款限制,随后地方政府"借壳"发行债券的数目大幅增加各种统计数据表明,当今中国各级政府债务总额介于10万亿至20万亿人民币之间,相当于中国经济总量的20%至40% 而早在2004年,中共政府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官方新闻媒体中新社2004年援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报道称:"目前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实际上已经超过金融风险,成为威胁中国经济安全与社会稳定的头号杀手……中国地方政府所负债务的种类之多,负担之重,已超出一般人想象,如何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问题已成为当务之急" 时过近十年,国际各方依然关注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隐藏的风险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惠誉(Fitch)一周前下调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为1999年以来的首次本周二(4月16日),穆迪(Moody's)将中国评级展望从正面下调为稳定 "拆东墙,补西墙"无法继续 《金融时报》报道指出,2013年第一季度,地方政府旗下的投资公司发售了2830亿元人民币债券,同比增长一倍多通常人们会预期这样的增长将提振经济,但2013年首季中国经济增长意外放缓至7.7%张克向该报表示,从公共广场到道路修缮,许多地方政府投资于回报平平的项目,因此只能依靠"发新债还旧债"的方法来偿还债权人他认为,总有一天这种循环无法继续 张克向该报表示,最初他不觉得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券有什么问题,因为首批发行人是财政稳固的大城市,而发行额也不大但他逐渐感到震惊,因为较小的城镇--近期甚至还有一些县政府也发现,借助投资实体发行债券是轻松的融资渠道这对于他来说"变得有些可怕了",因为中国有2800多个县如果每个县都在发债,就有可能引发危机而这"可能比美国的房地产危机更庞大"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