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宗问题疫苗索偿案受害人被迫和解

 作者:汤擞     |      日期:2017-11-03 07:02:21
全国首宗问题疫苗受害人起诉政府和药厂案,周四在杭州市法院开审,法官以官方提供的鉴定结果,驳回受害人被注射假疫苗致残的指控,受害人被迫接受和解,获三万元补偿结案受害人和受害孩童家长,对结果表示强烈不满,批评当局黑箱操作(冯日遥报道) 疑接种甲型流感疫苗后,导致左耳完全失聪的陈素珍,她将杭州市上城区疾控中心和疫苗制造商告上法院,索偿医药费及精神创伤损失等共46万元,法院周四下午开审,法官驳回陈素珍的指控,要求三方协商和解陈素珍事后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在法官再三威迫下,她被迫接受三万元补偿结案,她对此感到万分失望和无奈 她说:我当然感到很不满,过去三年来,我无论金钱上,身体和精神上均受了那么大的创伤和痛苦,现时祇获三万元的补偿,我一年已花上八万多元的医疗费和药费,因伤残至今已失业三年 陈素珍指,案件从受理至开审,已历时一年四个月,法官先后三次要求她到指定的医院进行相关的伤残等级鉴定,已令案件由去年9月首次开审后,被拖至今才再开审,官方一手包办的所有鉴定结果,均显示其伤残与被注射假疫苗无关,陈素珍批评当局黑箱作业,令公义无法获得伸张 她说:法院一直要求做鉴定,伤残等级鉴定结果去年做了两次,今年亦做了一次,每次均要三至四个月时间才出结果,有了多个医疗损害鉴定后,结果又被拖三个月法院才受理,鉴定的结果都是假的,对假药只字不提 接受和解后,案件已告一段落,受害人再不能提出任何异议或上诉,陈素珍指,她将监管不力的上城区疾控中心告上法院,结果中心与进行疫苗检验的医院化验所勾结做假,疾控中心领导为免她再上访申诉,主动提出三万元补偿金和解,一度拒绝和解的药厂负责人,签协议书时再次恐吓陈素珍,指若她再在网上乱写药厂的负面讯息,就会告她诽谤 她说:那间卖假疫苗的药厂,其法定代表再次当面恐吓我,禁止我在互联网上再就事件发声,或和他人谈及药厂的任何讯息,他当著法官面前再次向我作赤裸裸的恐吓威胁 陈素珍指,2009年11月由上城区疾控中心派出的医护人员,到她任职的单位为员工免费接种甲型流感疫苗,她接种疫苗后出现身体不适,耳鸣和发烧现象,最后造成左耳永久失聪出院后她向疾控中心查问该批疫苗是否存在问题无结果,最后她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查问后,揭发该批次为假疫苗,她批评疾控中心监管不力,容许伪劣疫苗流入市场危害百姓其后她将疾控中心和制药厂告上法院,但法院先后两次无故取消开庭,包括指主审法官突然生病送院 记者周四多次致电药厂的法定代表人丁先生,他手机一直无人接听而上城区疾控中心法定代表人金先生,他手机已关上 广东省江门市疫苗受害孩童家长余同安向记者指,很多疫苗家长均关注陈素珍一案,去年有两宗疫苗的诉讼案,因被法院拖著不立案,最终过了诉讼期限而无法提出诉讼,余同安指,陈素珍是次案件被迫接受和解结终,家长们均表示感到万分无奈,批评官官相护,令受害人申诉无门 他说:法院祇是在做秀,案件获得和解已是有进步,民告官必然是败诉,因为所谓的证据都掌握在当局手中,如负责鉴定的医院,疾控中心和化验所等,他们不会让你成功索赔的,全国那么大批疫苗受害孩童,他们绝不会开先例 余同安指,很多疫苗受害孩童的家长,多年维权屡遭打压,当局以停止治疗病童禁止家长上访,亦有些家长被非法拘留,以致孩子的医疗费和家人生活陷入困境,要依赖地方政府给予生活补助金维持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