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校教授一开口就把我吓呆了 图

 作者:糜以咪     |      日期:2019-07-22 10:06:00
最近家人参加了一个培训,讲课老师里不乏有些知名的,就是百度他名字能出来个大概几十页的那种我工作之余也偶尔就近陪着听 有一堂课,是讲‌‌“国家周边热点问题的战略思考‌‌”之类,老师是某所高校的教授,不提校名了,反正是国内从戎的人能深造的最好的学校。 那天我正好没事,家人就拉我去听。结果老师一开口就把我吓槑了。一共听了十五分钟时间,我受的惊吓比看一部鬼片还多。 过于惊悚的内容就不提了,只举普通一例。这位教授说:‌‌“告诉大家一个让人震惊的真相,你们知(念二声)道不,中国所有公务员的手机都被美国监控了!‌‌” 这让我瞠目结舌——这位老师曝露了一个真相:原来美国的特工,是全世界最大的苦逼狗。 二、 如果是在武侠小说里,这位教授所说的是可行的。 比如某个月黑风高之夜,岳不群先生召集弟子,严肃宣布:‌‌“你们知(仍然念二声)道不,华山派所有弟子的手机,都被左冷禅监控了!‌‌” 照原著上的说法,岳不群门下有男徒弟二十几个,女徒弟六、七个,其中有名有姓的徒弟只有十个。左冷禅想要监控这三十来部手机,应该可以办到,尽管我丝毫看不出他去监控梁发、施戴子之类的华山派龙套有什么必要。 但那位老师说,美国监控的是我们所有公务员的手机。于是问题就来了: 美国特工的领导班子必须先召开一个很大很严肃的会,决定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什么样的算‌‌“所有公务员‌‌” 我查了下公开资料,前年底我们公务员的数量是708.9万。这个数字预计每年还在以大概10万的速度增长。不必说,这些人从第一级到第十五级,从首辅到科员办事员,他们的手机一定是在米帝严密监控之列了。 不过,我们的非领导职务里还有助理调研员、调研员、助理巡视员、巡视员。在有的地方,调研员被俗称为‌‌“钓鱼员‌‌”,意思是可以不管事、只钓鱼了。他们的手机要不要监控 答案应该是要,因为老师说了,人家要监控的是‌‌“所有公务员的手机‌‌”。 下一个问题又来了,708.9万人里,包括众多的离退休老同志没有 应该是没有。然而能不监控他们么——老同志是组织重要的财富,许多人曾在重要岗位任职,了解和掌握大量重要情况,美帝既然要一网打尽,凭什么不监控 美国特工必须深入老干局、老干部交流中心、老干部报刊杂志社以及各级医院的病房、疗养中心,以监控老同志们的手机。苦逼啊。 别着急,这还只是美国特工苦逼之路的开始。 三、 众所周知,‌‌“公务员‌‌”和财政供养人员是两回事。我们还有很多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人员,有很多事业单位。公开数据说,126万个事业单有3000多万正式职工,另有900万离退休人员,总数超过4000万人。 他们的手机,美国监控不监控 勤奋刻苦的米国特工没有理由只死盯着那708.9万人,放掉这4000多万人啊!你知道这些事业单位有谁么仅国字头直属的就有新华社、中科院、社科院、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他们的手机太有监控价值了不是么 还有广大的高校、科研院所,他们都有行政级别,许多人充当智库,与闻大事,参与国家高精尖技术的研究,能不监控吗。 还有众多的中小学,人家校领导也是有行政职级的,而且直接和争夺青少年思想阵地息息相关,岂能不监控 于是,苦逼美国特工的监控手机数变成了——5000万。 我仿佛已经听见苦逼狗们的吁吁喘气声。然而问题还在继续。 四、 下一个方阵正隆隆走来,声势喧天,向苦逼米国特工们投来轻蔑的笑,他们是强大的国有企业。 人家也是有行政级别的,而且相当不低。他们事关国民经济命脉,米国既然监控了‌‌“所有公务员‌‌”,大概不会傻到漏掉这么要害的一摊子人吧。 公开数据称,2007年,一个中石油的员工总数就有167.3万人。这类企业每年都要招人,请你理解,因为人家员工的孩子也要就业不是。米国,请你来挨个监控吧…… 我们还有广泛的群团组织,工会、团口、妇联;还有带行政级别的报刊电视广播电台;还有广大的社区和村两委干部、大学生‌‌“村官‌‌”,他们不是公务员,但他们扎根基层,掌握社情民意,关系千家万户,有的村长比科长处长都重要。在一些富得流油的村,村干部们管理的集体资产数以亿计。他们的手机,米国再辛苦看来也是要监控的。 别忘了,机关单位里还有挂名的、吃空饷的,还有好多聘用人员不要小看他们,他们可是掌握很多要害信息的。有的单位正式员工不怎么干活,吭哧吭哧做事的都是聘用人员。 于是,监控的手机数大概要膨胀到8000-9000万,直接向亿靠拢。 五、 最后,米国特工还面面临一件最最头疼的事。 这八九千万人,每人只有一个手机号吗事实上,他们有的手机号连上级都不掌握,连老婆都不掌握。 但米国特工必须掌握他们必须分辨出某个号的主人是公务员、是事业单位人员或国企干部,不然怎么达到教授的要求 然而,这些人还偷偷用着QQ、微信、米聊、陌陌、阿里旺旺……有的人大概还有好几个陌陌号。不要问我为什么有些人要搞好几个号,我怎么知道。 于是,苦逼的美国特工每天必须辛勤地监控着俺们一亿多个手机和终端。 他们花着一笔恐怖的经费,供养着一群无比庞大的人手,分析着每天产生的宇宙级的数据……但从这上亿个手机、微信、陌陌里,他们每天监听到的都会是些什么内容呢 当然,主流的内容肯定是关于思想建设、加强三观改造、或对于最近县里乡里某大会精神的热烈讨论。不过,也不排除偶尔有一些杂乱的数据流、乱码之类,比如‌‌“美霞美红你到底为谁说话看表房间开好了吗咱儿子又被逮了12秒……‌‌”每破译一条这样的乱码,都让特工朋友又苍老了几分 如果不是这位教授,我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切的真相我几乎是噙着感激的泪水走出课堂的,任由悲伤的阳光洒在脸上 不难想象,纷乱的五道口路旁,也许一位从福建或浙江来出差的公务员正拿出手机,用浓烈的方言和朋友讨论哪里的鱼好吃而此刻,在对面那个半球的夜色中,一间幽暗的屋子里,一个苦逼狗美国特工正紧锁眉头,从监听器里努力分辨着他的吴语或闽南潮州话,骂着sh*t,不时咳嗽几声,再把沾满血渍的帕子揣回怀中 我真的想对他说,特工大哥,知道你们要称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