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习党媒:习近平或大幅调整台港政策和人事安排

 作者:段干控     |      日期:2019-05-15 07:14:00
台湾“九合一”选举变天肯定不为大陆所乐见因为国民党失去了几乎所有地盘,民进党在各县市取得绝对领先,2016年的台湾总统选举民进党胜选的机会几乎已经板上定钉 而在民进党和对岸中共之间,迄今为止还没能建立足够信任,两党也严重缺乏有效沟通管道,几乎没在任何重大问题上达成过共识,更没有进行过任何卓有成效的合作加上在执政理念上,民进党对“九二共识”和大陆政治的认同度都相对于国民党更低,而且更强调台湾的本土意识和政治自由空间,这就使得两岸关系的未来发展充满了变数 香港的情况虽然和台湾不同,但是问题也不容小觑香港和大陆的关系,以及香港的内部问题正在继续恶化在香港内部,贫富差距持续扩大、年轻人失去向上流动机会、不同政治主张群体间的撕裂对峙加剧,整个香港社会的结构性矛盾正在加速积累,香港社会氛围正在从温和走向激进,从商业走向政治而香港和大陆、特别是中央政府的关系,也因此而成为香港内部矛盾的出气孔,京港两地间的政治信任和民间认同,都在被加速销蚀 香港和台湾还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中共在过去多年的经济“输血政策”都未能达到两地的社会神经末梢,没有惠及到两地普通民众,特别是年轻人中共在过去过年的惠台、惠港政策成绩突出,但是问题也成绩中逐渐积累中共牺牲大陆利益为港台“输血”带来的好处,大多被两地的富豪群体截取,反而使得两地的内部贫富差距越发扩大,社会中位数收入长期停滞不前,老百姓收入不增反减,民生问题越发艰难,普通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对当地政府失去信心,对中共也由此而心生怨气 台湾和香港的情况,都不是在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这两地的问题都是长期积累,刚刚爆发,要达成新的平衡,形成相对稳定的结构状态,还需要时间来进行妥协调整譬如在香港内部的那些结构性矛盾,以及港民和港府、北京中央政府之间的严重不信任关系等,都需要时间来重新调整或构建在台湾问题上,不仅民进党和共产党之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来互相磨合建立互信,即便在台湾内部,也面临着民进党和国民党的政治缠斗,以及民进党和国民党内不同派系间的各种政策主张的妥协问题 更关键的是这些问题都不是在北京的掌控之中,无法完全按照北京希望的节奏或方向进行调整对于台湾问题,北京能够抓住的“抓手”暂时还只有经贸一个,其它政治、军事、文化等还暂时无法作为介入“抓手”使用在香港问题上,北京虽然有法理和事实上的最高拍板权,有“经济抓手”和港府及建制派等两个“政治抓手”,也有立场受控的报纸媒体和富豪群体可用,但是要扭转香港内部的结构性矛盾,要扭转香港社会趋向激进的政治化氛围,要在港民、港府、北京中央政府和大陆民众间建起里良性互动关系也会相当不易 所有这些问题,都是中共必须要面对的棘手问题,而且这些问题还都是要靠时间积累、积极互动、耐心沟通才能解决的问题回顾中共在习近平上任以来所采取的各项施政方针,不管是推进改革、反腐整风、意识形态重整,还是推进依法治国、外交战略调整等,都开展的轰轰烈烈,有声有色但是,恰巧是香港和台湾这两个领域,表现得很遗憾的不能令习近平完全满意而以习近平的个性,显然不会允许香港和台湾就这样走向失控,成为执政期间的“拖后腿”因素所以,接下来,习近平如何调整这两个领域,具体来说,就是在震怒之后如何调整中共对台、对港政策和相关重要人事变动,将会成为未来一到三年的最大看点 然而,中共对台、对港政策和相关人事调整,都需要时间来先达成内部共识;而且即便调整后的政策方向对头、得人善任,也仍然需要时间来消化落地;要转化为相对满意的积极效果,就更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习近平说过“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拖下去”,在香港问题上也有差不多同样的表述,但“时移世易变化亦易”,就当前及今后一段时间的台湾、香港情况而言,中共还必须在静观其变的等待中,先积极调整自身对台、对港政策,以适应局势的具体变化再说 中共在台湾问题上一直和国民党保持单线沟通应该成为一个被吸取的教训台湾的民进党虽然难以褪去意识形态色彩,但是如果中共能够根据民进党这些年的去意识形态化进程,及时去意识形态化的和民进党也建立起相应的互动关系和沟通管道,透过有点机会主义的两面下注把国民党和民进党都抓在手里,也就不会因为台湾未来的政党更替而无处着力 同样的教训放到香港身上也完全合适随着香港政治版图的重构,特别是香港泛民力量的分化,中央政府也不能再把希望都放在建制派身上,而是要积极和泛民中的温和力量进行沟通,和民主党等也尽快建立起联系,一边培育政治互信,一边就事关香港未来的重大问题上达成共识这样,既可以将民主党及支持民主党的大量市民“统战”过来,又不必担心港府未来会落入到不令北京放心的“他人”手中这种主动出击的“统战”方式,要比透过“落闸”式的选举预防措施更容易让港人接受,也更有利于彻底解决香港社会的政治撕裂和京港两地的不信任问题 当然,对中共而言,因为在港台问题上长期居于强势地位,要在思想上立刻转过这个弯来,学会和相对弱势的一方达成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