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婆情人“挣足”面子 海归博士情归何处?

 作者:贺铆     |      日期:2019-04-22 07:14:00
自取其辱“挣足”面子的海归博士情归何处 现代女报报道,筱剑是笔者的一位校友,他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学德国攻读建筑学博士学位在外人眼里,他可谓风光无比,前途无量,但在一次回国时,他发现昔日那些资质平平的同窗好友却一个个“混”得相当不错于是,在德国一直过着拮据生活的他心理极度不平衡起来,他宁愿编造无数美丽的谎言,也要在国内的亲朋好友和恋人面前显示自己不平凡的“成就”学成回国后,事业并不顺利的他为了继续挣足面子,竟秘密地傍了一位富姐然而,荒唐闹剧穿帮后,他同时被自己的恋人和那位身家千万的“红颜知己”抛弃,最后只得带着一颗疲惫而伤痛的心悄然隐身美丽的泸沽湖畔 2003年8月初,笔者去泸沽湖旅游时,邂逅筱剑他正在埋头编写一本有关中国古代民居方面的书,言谈间已没了过去对名利的痴狂他说,卸下华美的金缕玉衣后,才真正感受到心灵的舒畅和生活的意义提及昔日那段为面子而苦苦挣扎的耻辱岁月,他心中仍然充满愧疚…… 编造谎言,“骄傲”的我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沉醉不醒 我出生在上海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从浙江大学毕业后,我考上了同济大学土木建筑专业的研究生我的女朋友严琼是我校医学院的本科生,她是天津人,身材窈窕,温柔漂亮研究生毕业那年,我又考上了德国波恩一所大学建筑学的博士研究生1997年夏天,我与严琼依依惜别,搭上了飞赴德国的航班 在德国留学,我虽然可以拿全额奖学金,但手头仍十分拮据,因为我需要经常自费去欧洲各地观摩各种风格的建筑为了维持自己的开销,我只好去为餐馆送外卖,有时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到外面偷偷地接一些建筑设计业务我从小就很好强,当父母和严琼在电话里询问我过得怎样时,我总是说挺好的,我还告诉他们我在波恩买了辆二手奔驰轿车,每天都是开奔驰去上学事实上,那辆奔驰是一个台湾同学的,我不过是偶尔搭他的顺风车去学校而已 1999年8月,刚刚大学毕业的严琼到波恩来看我我用500马克一星期的价格将那位台湾同学的奔驰车租下来,带着女友四处兜风严琼心满意足地回到上海,我却足足用了3个月打工赚的钱才还掉为接待她而借的大笔债务 2000年拿到博士文凭后,我决定在德国找一份建筑师的工作,等事业有了一定基础后再把严琼接过来但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随着东德重建项目的下马和完工,以及德国经济的不景气,建筑师们的日子也渐渐难过起来,很多建筑师不是失业就是改行我只能靠有限的关系承揽到一些小规模的建筑设计项目,收入非常有限 2001年秋天,我因为母亲生病回了一趟上海得知我回来后,许多老同学都赶过来看我他们大部分都有了自己的私家车,一个个不是单位的骨干就是企业的负责人,有几个同学还改行创办了自己的民营企业说实话,他们以前的专业成绩都比不上我,在导师的眼里都是些资质平平的学生,可现在每一个人都“混”得很不错大家在一起吃饭时,一个同学问我:“筱剑,你在德国开什么车呀” 我愣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回答这时,严琼得意地对大家说:“筱剑还在留学的时候就开上奔驰了!”大家一听,都向我投来艳羡的目光酒酐耳热之际,我把自己在德国的状况吹得天花乱坠,说自己的奔驰车早就更新换代了,还在美丽的莱茵河畔买了一幢价值20万欧元的别墅我的“辉煌成就”使大家对我更加刮目相看事后,严琼问我买别墅一事怎么没告诉过她,我说我打算日后给她一个浪漫的惊喜 在经济低迷的德国又艰难地熬过半年后,我的事业仍然没有什么起色,想想国内那些老同学一个个意气风发,我觉得自己回上海可能有更好的前途我把自己的想法跟严琼说了,她也支持我回来,但又问我别墅和汽车怎么办我谎称,刚刚出了一次车祸,将别人撞伤了,别墅和汽车都折成款项赔给了伤者单纯的严琼并没有怀疑2002年春暖花开的一个下午,我在虹桥机场出口处紧紧地搂住了前来接我的严琼 商海受挫,我成了情人水域中养的一条“名贵的鱼” 在上海的人才市场,我骄人的“海归”博士头衔赢得了不少建筑设计单位的青睐,但他们提供的待遇和我的期望值相差甚远 2002年5月,我离开上海到深圳发展,在一家建筑单位任设计部副主管,月薪 8000多元,还分得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我对现在的待遇还比较满意,但对不过是国内一家非重点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的主管很不服气,我们两人常常为一些设计方案的细节问题争吵每次争吵时,我总是不忘奚落他,连国外都没去过,谈什么熟悉国际最新设计潮流有一次,趁那位主管生病期间,我擅自为某小高层住宅区设计了一套建筑图纸,结果临到施工时被建筑方发现住户的内墙设计有问题按照我的设计,将增加至少100多万的建筑成本 开发商自然大为光火,我为此被迫引咎辞职 我对严琼一直是报喜不报忧的,我总是告诉她我又升职了或加薪了为了圆自己的谎言,我几乎将所有的收入全都寄给了她,自己却住在很便宜的出租屋里,每天只吃盒饭不久,我又应聘到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工作,工资比以前低了很多我有些闷闷不乐,但又无可奈何,因为好工作不是随便就可以找到的 2002年7月,利用一次到云南出差的机会,我顺便到大理旅游,在苍山洱海间见到了以前只在建筑学书本上描述过的大理白族民居一天黄昏,我在一座白族村落发现一位气质不俗的漂亮少妇不停地对民居进行拍照,所取的角度非常符合建筑学我以为遇到了同行,于是走过去和她攀谈起来没想到她的工作根本就跟建筑学挨不上边,她叫单蔷,在广州做服装生意,只是天生对古民居感兴趣 共同的爱好使我和她很快成了好朋友在接下来游览丽江和泸沽湖的行程中,我们结伴而行单蔷给我的印象是漂亮性感、善解人意,很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她看上去很有钱,不像一个做小生意的商人在丽江,我本来选择住四方街的青年旅社,但她硬是把我拉到五星级大酒店,给我开了一个豪华单间,并替我交了房费 一天晚上,我们在里格村寨的摩梭花楼守着一堆篝火聊天,单蔷谈起了她的创业史,这时我才知道单蔷是广州一家知名服装公司的老板但有了钱的她生活得并不幸福,从小就喜欢文艺的她和满身铜臭味的丈夫缺乏感情交流我们谈了很多,包括我的留学经历、人生梦想,她睁大眼睛含笑听着突然,一粒火星随着燃烧的木柴的爆裂,从篝火里溅出来,飞到单蔷的脸上,她尖叫一声捂住了脸我赶紧拿来湿毛巾给她擦,她垂下了眼睑,把头歪靠在我的手掌上我能够感觉到她脸庞的滚烫,于是趁势把她搂进了怀里…… 从云南回去后,我和单蔷成了情人每个周末,她都要从广州驾着自己那辆气派的奥迪A6来深圳看我她的丈夫长年在北京负责一家分公司,一年也难得回来几次,所以我们的交往没有任何阻碍 单蔷雄厚的经济实力让我无法摆脱对她的依恋,我用她给的钱将自己从头到脚用名牌包装了一番,我还利用她广泛的社会关系,承揽到了一批建筑设计项目,狠狠地赚了一笔 2002年9月17日,是严琼25岁的生日,我决定回上海给她开一个party在这之前的几天,我对单蔷说要去长沙参加一个建筑设计项目的竞标,为了使客户相信自己的实力,我希望她能将那辆奥迪A6借我用几天,她爽快地答应了借到车后,我没有去湖南,而是驱车直奔上海 在上海逗留的几天内,我和严琼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才子、佳人、名车!听说我在深圳发达了,老同学都嚷着叫我请客短短4天时间,我就花光了身上带的3万多块钱现金回深圳前夕,严琼凑到我耳边说:“亲爱的,我同事的老公都买房子了,我们什么时候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安乐窝啊”我笑着说:“快了,快了!” 在单蔷的鼎力相助下,到2002年的年底,我的个人资产已经突破100万了我索性从单位辞职出来,自己注册了一个建筑设计事务所我知道自己现在拥有的这一切都离不开单蔷,因为我性格木讷,不善于交际,而单蔷就像一泓灵动的水域,让委身成鱼的我能自由吸收到茁壮成长的养分 情殇过后,我明白面子不过是一件华而不实的金缕玉衣 单蔷从不忌讳带我出去和她生意场上的那帮女伴见面,她的那些朋友都有情人,不过大都是些素质不高的“小白脸”,有的连正式工作都没有我的“海归”博士头衔让她很有面子必须承认,单蔷是个很善解人意的女人,她总是很小心地维护我的自尊,每次和我外出应酬,她常常预先将现金或信用卡放到我身上,这样就会给别人一种由我来买单的假象,我甚至想,如果没有严琼,我也许真的会爱上她 2003年元月,单蔷整整一个月都没有来深圳找我,她对我说是她的丈夫回来了,我很知趣地没再联络她不久,我去广州出差,我给单蔷去了电话,告诉她我到了广州,可她回答说正和丈夫以及6岁的女儿在珠海的海边玩沙子我当时刚刚和珠海的一个客户通完电话,得知那里刮起了台风,心想单蔷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在海滩上玩耍带着疑惑,我打车去了她在越秀区某高尚住宅小区买的房子那里,我亲眼看见她的那辆奥迪A6停在小区的车库里我的心里有种预感,单蔷在骗我! 我租了辆出租车,一直在小区外面守候到黄昏时分,我终于看见单蔷和一个40多岁的男人从小区里驾车出来,我叫司机跟上去在一家靓汤馆门前,单蔷和那个男人下了车我目睹他们走进一个包厢我见过单蔷丈夫的照片,根本不是现在的这个男人我没想到她竟然背着我还和别的男人相好,一股醋意和悲哀顿时涌上我的心头,我极力遏止住了闯进包厢去的冲动,默默地回到了下榻的酒店那晚,我又给单蔷打了个电话,她仍然说她在珠海,我冷笑一声说:“我都看见了,你过来再解释吧 单蔷到底是久惯风浪的人,听我这么一说,她没有再狡辩半个小时后,她赶到了我酒店的房间我扑过去扇了她一个耳光她捂着脸孔没有反抗,只是流着泪说:“你现在明白了吧,这就是我们这些在商海中求生存的女人的命运,歉瞿腥耸且桓龉叵滴夜?旧?来嫱龅母呒豆僭保??啦?宋乙桓龆嘣拢?也湃盟?贸选!?另外,她还告诉我,为了帮我承揽到一些建筑设计项目,她至少和3个男人有过暧昧关系 “除了你和我的丈夫,我对别的男人付出身体完全是没有任何感情的”单蔷说这话时,一脸凄然 我至此才明白,我和单蔷都是在以一种丧失尊严的方式来壮大自己的事业,我根本没有理由来鄙视单蔷 尽管单蔷近乎完美的形象在我的心中开始破碎,但我已无法从对她的经济依赖中摆脱出来随着房地产市场的冷寂和竞争的日益激烈,设计项目越来越难以承揽到了,不是项目太小,就是赢利太微薄3月底,杭州一个关系非常好的老同学找我借40万块钱应急,说是承揽到了一家大酒店的室内装潢业务我当时手头也不宽裕,本想拒绝他,但他说:“筱剑,你是我们同学中最有出息的一个,我已经山穷水尽了,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死定了!”在他的软磨硬泡下,我终于答应借钱给他,自己拿了20万,又找单蔷借了20万可全部资金投进去后,5月中旬,那家酒店因为被查出是违章建筑,被主管部门限令拆除,我借给同学的钱也因此打了水漂单蔷为此埋怨我太莽撞,没有商业头脑,我和她争执起来,结果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还在春节期间,我曾经给严琼25万块钱,叫她在浦东用按揭的方式买一套120平方米左右的商品房,谁知她瞒着我买了套180平方米的房子,还说那些不如我的同学买的都是200多平方米的复式楼或者别墅,我买180平方米的房子已经够节约的了,太小了会让别人笑话而装修费也从最初预计的20万追加到30多万,我只得不断地将钱给她汇过去,现在加上同学欠我的钱,我账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 6月初,严琼又打来电话说小区正在出售一批车库,每个12万块钱,买车库的人排起了长队,她要我赶紧汇钱过来,晚了就买不到了我一时发愁,只好硬着头皮找单蔷借,谎称母亲要做心脏手术,她皱了皱眉头答应了一天晚上,我和单蔷刚刚缠绵过后,我去冲凉,偏偏这个时候严琼发短信来问我钱怎么还没汇过去单蔷无意中看到了我的短信,待我出来后,她质问我借钱到底干什么,那个发短信的人是谁我见隐瞒不过去,只好如实告诉她结果,我们大吵起来,不欢而散 也许是爱之深恨之亦深,当天晚上单蔷就给严琼打电话,抖出了我们的暧昧关系面对严琼伤心的责问,我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严琼在电话里哭着对我说: “筱剑,你怎么这样傻,为什么要一直在我面前装大款你就是穷,我还是会爱你的呵!可是你却为了自己的面子风光而背叛了爱情,我们只有结束了!”我再打过去,却是永久的关机第二天,我就飞回上海,想求得严琼的原谅,她却一直避而不见我悻悻地回到深圳,在酒精中整整麻醉了两天两夜 当灵魂的龌龊终于曝光后,我感到了一种无地自容的耻辱多年来,为了在亲朋好友跟前挣足面子和得到与自己“海归”博士头衔相匹配的所谓的经济地位,我不惜玩弄爱情,游戏于两个女人之间我看似荣耀,却整天生活在惶恐、内疚和自责之中,不仅身心俱疲,也日益贪婪和市侩 2003年7月初,我以最快的速度关掉了自己的建筑设计事务所,然后来到泸沽湖畔,在摩梭族民居租了套房子,一边在美丽的蓝天碧水间沉淀自己浮躁的心绪,一边开始编写那本早就构思好了的有关中国古代民居的书在这个远离都市喧嚣的地方,过着简朴的生活,我的快乐却越来越多,曾经被名利所累的心灵也日益轻松起来,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意义----那就是为理想努力,而不是成为金钱的奴隶面子不过是一件华而不实的金缕玉衣,它带给自己的除了沉重的负累和时常担心失去的恐惧,再没有别的什么,而活出自我的风采,才能真正使自己快乐并赢得别人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