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陸GDP超日本 仍入贫穷国家阵营

 作者:匡瘩     |      日期:2017-09-01 19:04:16
近日中共官方报导说,根据日本最新公布的经济数据,中国大陸2010年GDP总量首次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大陆一些经济专家指出,须冷静看待这一新头衔,中国大陸人均GDP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近年来的经济速扩张,是以牺牲环境和过度消耗能源为巨大代价,盲目崇拜GDP只会危害可持续发展,遗害子孙后代 海外经济学者则表示,中共GDP数字造假严重,不可信不久前,维基解密网站也曝料,中共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承认中国大陸GDP数字是人造的还有大陆媒体和人士指出,虽然中国大陸GDP超日本,但人民生活质量却下降了,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并不高,广大低收入民众仍然不堪住房、教育、医疗新三座大山的重负 中国大陸专家:要冷静看待这一新头衔 《南方日报》2月15日报导,对于2010年中国大陸GDP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大陸经济专家认为须冷静看待这一新头衔 “中国大陸仍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GDP不但只有日本的十分之一,甚至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而日本的发展,比如城乡之间、经济社会之间的发展比较平衡,而我们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差距很大” 北京大学国民经济核算研究中心研究员蔡志洲表示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相对于GDP总量,人均GDP能更好地反映一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数据,尽管中国大陸的总量GDP数据非常亮丽,中国大陸人均GDP仅有3,700美元,排在世界100位左右,跟阿尔及利亚、阿尔巴尼亚等贫穷国家属于一个阵营 中国大陸国家统计局发言人盛来运去年11月表示,按照每人每天1美元收入的联合国标准,中国大陸仍有 1.5亿贫困人口,如果物价持续上涨,不排除一些家庭出现重新返贫的风险 对于隐藏在GDP背后的问题,中共官方在“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也承认,中国大陸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主要是经济增长的资源环境约束强化,投资和消费关系失衡,收入分配差距较大,科技创新能力不强,产业结构不合理,农业基础仍然薄弱,城乡区域发展不协调,就业总量压力和结构性矛盾并存,社会矛盾明显增多,制约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依然较多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系教授、产业与区域经济学专家孙洛平认为,日本走的是集约型经济,资源利用效率高,劳动生产率高统计显示,科技进步在经济增长中贡献率,日本超过70%,中国大陸只有39%;研发投入占GDP的比例,日本为 3.5%,中国大陸仅为1.3%,“而中国大陸以往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房地产、汽车、进出口、地方招商引资(地方债)等几乎无一可以持续,转型迫在眉睫” 人大代表:GDP增长目标是要让人民过好日子 《南方日报》的报导说,广东省人大代表朱列玉表示要GDP更要幸福,已经向广东省人代会建议用取消GDP统计,代之以幸福指数统计 朱列玉表示,GDP增长的最终目标是要让人民过上好日子如果人们只看到经济增长的数字,却不能得到经济增长带来的实惠,这样的发展是扭曲的,人民群众是不会满意的 在朱列玉看来,GDP崇拜不仅影响经济协调发展,更危害可持续发展在一些片面强调GDP的地区,高经济增长是以环境的恶化和高能源消耗为代价的 《中华工商时报》曾发表作者魏文彪的署名文章——《中国大陸GDP超日本难令人欣喜》文章指出,由于当前中国大陸在政绩考核上存在“唯GDP论英雄”倾向,不少地方政府与官员片面追求经济数据增长,不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追求短期经济利益,使民众生存环境质量受到损害一些地方政府与官员为了谋求经济数据增长,还不遗余力地推高房价,导致民众居住条件难以得到改善在唯GDP之上思维主导之下,一些地方政府与官员忽视社会事业发展,导致出现经济社会发展失衡现象,教育、医疗等公共事业发展滞后,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缓慢而所有这些显然都会直接损害民生福祉改善,影响与妨碍民众生活质量提高,也就难免会导致不少国民不为单纯GDP数据增长感到欣喜 北大教授:GDP迅速扩张遗害子孙后代 2010年8月,中国大陸有专家学者对中国大陸GDP经济总量超过日本持谨慎态度,认为中国大陸经济总量迅速扩张对今后的经济增长埋下隐患 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大陸的经济增长依赖高投资带动下的粗放型增长模式,具有不可持续性他同时强调,老百姓和经济学家看重的是人均GDP 夏业良教授说,中国大陸经济总量的扩张反映出这个国家喜欢把资源集中起来使用,在短时期内让总量达到一个高水平,但从长远看这是不负责的做法 他说:“反映出一个国家喜欢把资源集中使用,让总量在短时期内达到一个很高的程度但是代价是,我们不仅要看产出,还要看支出的成本支出成本不仅包括我们对工业原料,对能源的过渡使用,甚至说我们还预支了子孙后代可能利用的能源第二个方面就是,我们造成了大量的环境污染对水、空气、土壤都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这样的代价需要我们今后花数倍的投资才能部份地扭转” 因此夏业良教授认为,如果我们按照绿色GDP或者可持续发展的指标来测算经济总量,就会发现中国大陸的GDP增长有可能是负增长 党校教授:GDP 数字并不能代表中国大陸强大 中共中央党校的一位周姓教授曾经表示,中国大陸GDP超日本完全没有值得宣扬的,更何况中国大陸的 GDP 存在严重的造假,要多少都能造出来,甚至都能让GDP超过美国,只不过差别太大,中共不太好意思让GDP超过美国罢了中大陸国GDP增长是低效甚至无效的、牺牲环境、卖地、拆迁、提前消耗本应留给子孙后代的资源他认为,GDP 越高,中国大陸越危险 周姓教授还认为,GDP数字并不能代表中国大陸强大他说:1936年中国大陸全面抗战爆发前夕,中华民国的 GDP 是日本的两倍,中国大陸强大了吗 据有关资料,清朝前期,中国大陸经济总量已经居世界首位,人均GDP也位居前列;1949年,中国大陸经过抗日战争和内战的巨大创伤后,GDP总量仍然相当于日本的两倍 GDP造假:数字出官 官出数字 中共GDP统计数字造假虚报早已众所周知中共官方曾在不同场合承认过,从1985年开始建立国内生产总值核算到现在,国家GDP统计数据和各地统计数据一直存在差距统计数据的真实性一直是个问题 去年2月,国家计委政策法规司司长曹玉书在接受广东“21世纪经济报导”采访时说:如果中央订的指标是8%,省级提到9%,到了县级就10%往上报,而国家统计局的办法是一律砍掉两个点 经济学家何清涟曾经指出,中国大陸GDP神话是如何造出来的? 中央一级心里很清楚,“GDP神话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中共官员在统计数字上造假是因为中共的干部选拔机制,考察干部现在主要是考察经济业绩,衡量经济业绩的一个简单易行的指标就是经济增长率,所以中国大陸后来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叫“官出数字、数字出官”,这是中共官场目前的游戏规则 不久前,维基解密曝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承认中国大陸GDP数字是人造的据维基解密编号为07BEIJING1760的机密级文件显示,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的李克强于2007年3月对当时的美国驻北京大使雷德(Clark T. Randt)表示,判断中国大陸的经济不能看数字,比如数字显示,2006年经济增长12.8%,但是辽宁的收入差距仍然很严重李克强还说,GDP数字是人造的,因此不可靠(GDP figures are “man-made” and therefore unreliable)评估辽宁的经济时,他主要看三个数字:用电量、铁路货运量和发放的贷款额,至于GDP,“仅作参考”他边说边笑道 百姓依然负担三座大山——住房、教育、医疗 《证券时报》2010年11月曾经刊登有关评论指出,中国大陸GDP的高速增长和财政收入的超速增长,中国大陸GDP远超日本,但是低工资低收入老百姓所负担却是新的三座大山 ——住房、教育、医疗,中国大陸国富民穷与美国国穷民富仍然存在令人深思的巨大反差 分析人士指,GDP数字上的“劫富济贫”只能产生假象和幻觉,“平均工资”则反映了国家经济与人民收入的总体数据,然而在中共统治下的眉毛胡子一把抓的统计方式,在看似一派和谐,蒸蒸日上的人民收入背后,其实是富人更富穷人更穷 《深圳特区报》也曾经发表评论文章,指出中国大陸GDP 是涨了,但人民生活质量却下降了 文章说,如果GDP增长主要不是来自于生产力和实际收入的提升,而是过度印钞导致的货币幻觉,则幸福指数可能与 GDP增速背道而驰当“蒜你狠”涨价风刮至“苹什么”之时,去年花2元钱可买到4个苹果,现在4元钱只能吃到两个苹果在预期收入不变的背景下,GDP 是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