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士辉律师自述遭广州国保暴打骨折

 作者:籍谑径     |      日期:2017-07-04 03:05:10
广州刘士辉律师2月20日中午刚从自家的楼门口出来,突然就上来五个彪形大汉,将他的头用尼龙袋罩住,然后用5公分粗的竹棍暴打了五、六分钟,一条腿被打骨折,左侧肾脏被打致伤,出现血尿他后来被送至医院抢救,过程中一直受到国保的严密监控期间还有记者在病房外被国保殴打 节目长度:4分18秒  下载mp3(16k) | (128k) 晚上8点多,刚刚做完手术的刘士辉在病床上讲述了他遭当地国保殴打的情形【录音】:“被打是12点20分左右,打了5分钟,他们5个彪形大汉,把我摁倒在地套上尼龙袋子,拿着竹棒,拳打脚踢,那个竹棒是5公分粗的,1米5长,因为疼得这么厉害,我觉得有可能是骨折打完了还不忘把我的相机抢走我的相机才刚买了5、6 天时间,然后被抢走了” 刘士辉报警后,他先是被送到广州南方医院,后又转入省医院他不仅双腿受伤,甚至肾脏也被打伤【录音】: “在南方医院当时也查出来有血尿,我现在感觉整个右侧肋骨那里,那一片,一说话就疼,现在我真的上气不接下气了,现在说话已经快分裂了,现在说有可能线性骨折之外,我怀疑现在肾脏已经受损了,本来坚持说今天晚上做B超,他们省医院说没有,还没有” 刘士辉表示,他能感觉到这次这些人专门打他的双腿【录音】: “左腿啊,左大腿的那个胫骨啊,就是说已经靠近那个踝骨最细的部分,他们这次打的重点我能感觉出来就是我的双腿,而且双腿都是在胫骨那个部分,其中左腿那里缝针,缝了2针,伤口有3厘米那么长,有一厘米那么深” 在刘士辉入院治疗期间,很多朋友都来看望和声援他,但他们也一直受到国保的监视,并且还有记者遭国保的殴打【录音】: “就是我报警啊,他们警察把我送医院然后溜走,溜走后到省医院他们更主要是处于监视的目的,然后到省医院来,拉着国保,打了那个记者这个事件直到现在,国保都在近距离监视我,监视我们这些朋友,这足以说明这一点,他们作贼心虚” 刘士辉表示,虽然他没能看清打人者的面目,但他能肯定这就是广州市公安局的国保特务所为【录音】: “我坚定不移的认为就是广州国保特务他们这次殴打我,因为这样的遭遇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遭受黑社会对待已经遭受第三次了,第一次大约11月份前后,他们就找一个黑社会,手上有刀,用半只枪来吓唬我,第二次是12月10号世界人权日,哪天晚上7点到8点之间,我被从广州市区的彩珠广场那里绑架到广州市下属市同化市的遨游镇,把我扔在那里,然后我在那里冻了一个晚上,差点冻死再次的话广州市公安局的国保他们就说,我们就是广州公安局的国保,威胁我,这次便宜你了,下次绝不会那么客气下次就要拿你狗命” 已经有法医为刘士辉验伤,但刘士辉并不相信最后的结果,因为当局很可能会在背后操纵【录音】: “法医拍了片子,现在等结果,现在我担心这个结果会受到遥控,会受到他们指令性的一个安排,我对这个现在也很狐疑,没有办法,因为就是打8个跟头也打不出广东省的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