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律师被抓前采访:司法腐败的根源在体制

 作者:刘喜     |      日期:2017-08-02 03:01:25
最近,新华网发表文章,指出司法腐败的关键问题在于人情关系破坏了司法公正该言论引起关注中国司法状况评论人士的强烈批评司法腐败的根源到底在哪里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邀请大陆著名人权律师江天勇,就中国司法腐败的根源和危害问题进行访谈评论 中国的司法腐败之根源所在舆论普遍认为,司法腐败的根源在于司法不独立,也有网络言论认为,司法腐败的根源在于立法腐败,民众没有参与立法的权利,法律条文设立的当初是在鼓励腐败比如,北京李苏斌律师谈到的中共立法中故意不给出案件“中止审理“的时间,导致法官就是对案件不作为,搁置100年都不犯法;还有北京大学郭道旭教授谈到的1982年修改宪法时,增加“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条款,但却不给出国家向公民购买土地的细则,导致公权力机构对公民私有土地的肆意掠夺,等等 节目长度:17分25秒  下载mp3(16k) | (128k) 长期关注中国民权状况的江天勇律师说【录音】:司法不独立通常是指法官自己不能够独立的审看案件,他自己不对案件负责,对案件负责的人或者说对案件有决定权的往往又不是法官中国现在不是三权分立的制度,没有一个独立出来的司法权,往往案件要党这个机构说了算所以就导致没有司法独立那实际上司法腐败,不独立,根源不在于立法的问题,中国没有独立的立法权,没有独立的行政权,我觉得根子上是整个架构的国家设置的问题在这边,它就是教育腐败,商业领域腐败,制度没有制衡也就是说,根就是它这一个集团把所有的权利把握在自己手里,不可能不腐败,我们看到司法腐败只是一个表面的而且它的宣传也在说,每年的反腐败越来越大,但它的案值也越来越大,涉案的,涉及的人,涉及的级别也越来越高,那实际上腐败只是越来越厉害,因为腐败没办法反到根上去了,他不过做的样子给人们看,在中国大陆,无论哪个领域,都是在恶化,在腐败 律师是司法程序中的一个重要角色,他的职能是依法保护当事人的权利针对在现实中,律师会受到司法腐败影响的现象,江天勇说【录音】:大陆你看这个律师代表着受害人,或者他是属于民权这边的,一个代表,但是绝大多数的律师他在这个环境里面,也要腐败,无论他是一个普通的人,生活当中他要去腐败,比如孩子上学,他要走潜规则的道路,办一个事情,他要走潜规则的道路,或者行贿或者受贿,那么他作为一个履行职业律师职业的时候,绝大部分要跟公检法相应的这些人,也要做潜规则,比如他的客户,比方这个人被抓起来了,一般要去找办案的警官,找办案的检察官,法官,你如果没这么做的话,他的当事人不愿意,或者说他要不这么做的话,他这个案子也很难有效果,绝大部分中国的律师,他不说他的业务怎么精通,他不说他的法律知识怎么熟,大多都是中国的律师在一块,或者与人们交往当中,他说,我和哪个法官很熟,我和哪个检察官是同学,老乡,大部分是这样,只有极少数像我们维权律师我们不谈这个,我们不走这条路,但是你看,如果一些普通的案件中,我们如果这样去做,按照去做,但还没碰到问题,但是你看我们办的绝大部分案件往往是 按常理,律师不应该参与到腐败中,否则当事人的权利就无法保证,但是在大陆,律师如果同维权律师一样不参与腐败,则有丢掉律师证的可能对司法腐败导致的可能后果,比如司法程序中的环节缺失、在司法审判中法律文书的法律价值、法律是否贬值等问题,江律师表示【录音】:如果说我觉得,你从一个讯息,一个单纯具体的案件去看的话,那么你看这个案件走的程序也跟着真的似的但是这里面其实你没有很多无论是律师也好,当事人也好,你就不知道但是这个案件已经被操控了你看起来就是说包括你在电视上看人家某一个案件的过程当中,或者你参与某一个案件,你是其中一个案件的参与人,你参与其中,你看这个案件好像是这么走下去但其实这个程序本身在走的过程中,很多案件被操控着,被法律以外的力量在阻挡这个案件的走向,但是它看起来是一个程序在走,只不过在按这个模式在走,所以它完全没有一个决定他这个案件,不是法律 江天勇以一个公众比较熟悉案例为例,说明程序被权利操控了,法律名存实亡他说【录音】:我们就说现在的田喜案,这刚刚出来的田喜案田喜案你看从田喜被抓,田喜抓了以后,也有堂而皇之的理由说:他可能是不许伤害,但后来给出来的理由是,他涉嫌的罪名是毁坏财物但是你要知道人们在反抗这个程序之外,往往不知道的田喜在毁坏财物之前,当地的官方就已经决定要了,这个人要打击,要组织官方,叫书记已经下令给官方公安局、县公安局,要组织裁量,这个人就是要打击的、要抓的实际上我们看程序还没有,程序还没启动这个人已经决定就要对他怎么样了,最后把田喜弄回去,就好像说你从来就不理他的,现在竟然主动发短信说建议你回来,解决你的问题他回来反反覆覆,又戏弄他,约见面又不见面,结果就出现了田喜这个砸毁公物按法律规定,砸毁公物、损毁财物抓起来了,你看这个时候启动这个程序快速的抓,很快的刑事拘留,很快的被批捕,快的由侦察阶段到检察院阶段,很快的就到法院,你看他都不违反法律,你明白吗程序法律规定这些程序他都没有违反,但是他走的不正常,他非常快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法官这时候不是去怎么样公正审理这个案件,法官也在为某一些人去服务,怎么样找这个条款能用哪一条把这个案件办的让人权利满意而不是符合法律,而不是说真的要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宣判判一年,大家都觉得这个案件太荒谬,还有么理可讲还有什么法全可讲但这就是法院,他判一年了,整个看起来从程序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民众都对这样一个程序,心里是……,他没有实现什么正义,他没有让人们心里服气,权利你可以这样去操控,你可以把法律玩于股掌之中,但是社会正义在这个过程中,完全的、逐渐的死了,正义死了 针对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法律程序在表面上还正常进行,当事人可能误认为他的案件的败诉,是具体办案人员的腐败造成的,当事人是否可能向上一级司法部门申诉,继续走法律的程序江天勇说【录音】:我告诉你吧,我跟你说,我接触了很多这样案件的当事人,他们不会误认为什么,他们没有误认为什么,他们比律师看得还透,这些被审判的这些人心里非常清楚他们不是罪犯,像赵连海、胡佳、陈光诚、田喜,像那些信仰者,他们心里非常清楚他不是罪犯,但是法律就这么判他有罪,判了多少多少年,而且法官一本正经的坐在那儿去宣判、去审判,检察官这样子一本正经的去提出控告,但是这些被告者心里非常清楚,这个法律越是这么一本正经的走下去,程序一本正经的走下去,这些被告人越清楚,这个法律真的没有什么指望但是为什么又有,你看田喜,他坚持要上诉,还有赵连海他曾经在庭上大喊他不服,他要上诉这些人心里面可以说至少他是对现行的法律他是完全绝望了,他是要让这个程序走下去,要展示这种不公义,你明白吗包括律师,我们就是要让这个过程说越来越多的民众看到,在这样的法律之下,怎么可能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没有什么误认为 江天勇认为,见证了司法腐败的这些民众,上访多数是为寻找同类的受害者,希望获取更大的力量 江天勇说【录音】:我觉得中国有很多的民众因为他的案子长期的获得不了公正,他们会去不断的上访,他们这些人最开始他把希望一而再、再而三的寄托在上面,寄托在现在的上面,比如现在在省里,他寄托在中央,他现在在市里面,寄托在省里,当他最终到北京去我们说,很多人他们叫“访民办”,但是这些访民办他还不结束他的行动,他还继续这时候这些访民办仍然不放弃的这些访民,他们继续的,已经不仅仅是自己那个案件的公正,他们就是要通过这种所谓的到北京上访,每年有次大潮,他们要去结识跟他们同样命运的人,这形成一种出路,这时候的出路就不仅仅是自己去找某一个青天,不是这样的,他们现在有分门别类的,拆迁户认识拆迁户,下岗的认识下岗的,冤案的认识冤案的,寻求包青天的那种心态正在发生变化他们这些人实际上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已经不是在寻求现有法律对他们的保护,当然他们也不放弃某一次一个意外的某一个官员他的过问,有可能对他的案件能够解决,但是更多的,寻找他们同类的受害者,希望获取更大的力量 江天勇认为一些大陆普通民众对访民的行为不是很接受和理解,认为访民过于偏激,偏执的要着他们想要的东西其实这些普通民众并没有看透访民 他说【录音】:这些民众他为什么还在上访很多的一些知识份子,包括网络上也有,包括大学的一些教授呢,他们都觉得这些访民没看透,其实恰恰是这些人没有看透,他们没有把访民看透很多访民他仍然在寻求正义,只不过他这些访民已经不把实现这个社会正义的这样的一个力量寄托在法院、寄托在官员,已经不是这样了,但是他们还是相信会有正义的力量包括有一些访民来找我们,说到了他们也告诉我们,我们其实知道你们也不能够通过法律来解决问题,但是他 还是要来找我们,他还跟我们说,他要跟我们去交流,跟我们相互交流看看,他要在这种交流中获取力量这个力量并不是我们运用我们的法律知识来把他们的案子打赢,已经不是这样了,所以他们其实仅管有很多很长时间的磨难,他们有悲惨的遭遇,他们有种种的不幸,可是他们仍然相信这个社会...相信有一天他会获得公正我就是说,我要强调一点就是说,这些访民其实他们才是看得比较透一些认为这些访民、这个上访没有用,中国法律没有用,所以这些访民就不应该上访的,这样的人恰恰没有看透访民 访民都是司法程序走不通才不断的到北京向最高权力机关要求权利江天勇认为不仅访民可以称为司法难民,在中国现有法律下,没有一个人的权利是有保障的,每一个中国公民都是潜在的司法难民 江天勇说【录音】:中国确实有这么一群人,不仅是这些上访的是司法难民,我觉得,凡是自己的权利受到了侵犯,而无法获得公正的都是司法难民,只不过更多的人他采取忍气吞声的办法,但是他们对现行的法律上的失望其实是在心里面,所以,我觉得,你说访民是司法难民,那你说我们这些律师们,我们这些失证的律师一样都是司法难民,你比如说,唐吉田律师,他被吊照之后,听证程序中,张树义教授,也有滕彪律师,他们说得非常充分,但是仍然维持原来的这样一个行政的处罚决定,然后他们去到北京西城法院去起诉,人家就不给你立案,我们这些律师也是司法难民所以在中国可以说,在现行的这样的法律之下,没有社会公平正义,我们每一个中国公民都是潜在的司法难民,都是现行法律之中的受害人,无论是这个社会,还是从事某种职业的也好,都是这样,包括前总书记赵紫阳,他应该判他多少年之后,他应该自由的;但是也没有给他一个判刑,他就是一直被囚禁到死,没有法律能救济他,可以说在中国现有法律下,没有一个人的权利是有保障的 腐败已经成为当今中国的社会生活的常态正如江天勇律师指出的,在大陆找不到不腐败的行业和部门腐败问题之所以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现象,有舆论认为实质在于中共政权对失去权力的恐惧造成的掌握了中国的全部政治权力的中共利益集团为了保护权力,垄断了中国社会所有的资源,腐败象瘟疫一样吞噬着中国社会的良知和道德有网络评论点评,不受约束的权力会无限膨胀,权力集团就象患上了艾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