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记者在中国大陆遭到罕见的袭击

 作者:韦召     |      日期:2017-06-03 07:03:21
西方记者在中国遭到罕见的袭击 中共或面临更大、更坚决的民众抗议 山东维权人士陈光诚出狱后即被软禁,试图探访他的西方驻华记者纷纷遭到罕见的袭击因为调查强制堕胎、绝育事件,陈光诚在2006年6月21日被捕,同年8月被判四年零三个月徒刑,而且在服刑期间遭受虐待刑满释放后,从2010年9月9日开始被软禁在家最近,陈光诚和妻子发布了一段视频,揭露遭受长期监视的真相,因此遭到毒打 奥地利《标准报》2月17日发表的驻京记者报道说:"维权人士陈光诚在中国中部(山东)坐了51个月的牢房,因为他致力于为几十万农民反对一胎化政策中的强制堕胎一个法院判他扰乱社会治安当这位'盲人赤脚律师Ə月份出狱后,迫害并没有结束,他在家乡东师古村被软禁" 报道说:"这位39岁的人在50分钟的视频中说:'我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视频是他在软禁中偷偷拍摄的,多亏美国的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将它在互联网上公布:雇佣的打手监控、威胁、刁难他,日日夜夜三班轮流他们不是正规的警察,然而显然是效力于地方党组织和国安部门的陈数了22个年轻人,他们对任何来看望他的人都用'殴打威胁'《纽约时报》、法国《世界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新观察家》报的记者都亲身体验过" 报道指出:"袭击驻华记者在中国是罕见的但是,在陈案上,外国记者受到那些配备无线电收发机的蛮横粗暴的监控者们拦截和辱骂,这些人控制着通往该村的所有道路,记者的汽车被损坏,被迫返回CNN记者被扔石头,多名记者的器材被毁坏警察并不露面北京的外国记者俱乐部2月16日警告其会员,不要单独去那个村庄中国外交部保持沉默 德国之声报道,"陈获得过多项国际奖不久前,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胡锦涛访问美国之前为他争取自由这没有给陈带来好处,在他的视频在全球闻名之后,打手们涌进他的家,据美国人权组织报告,那些人殴打他和他的妻子袁伟静,伤到住院的程度" 法广中文网报道,三名法国记者2011年2月15日试图接近被软禁在山东省东师古村的律师、维权人士陈光诚住所时,遭到暴力驱逐但记者们尝试和陈光诚联系时,十几名自称隶属“村维持秩序大队”的壮汉粗暴驱赶三名记者,并试图没收并破坏记者们的装备 次事件受到了美国国务院的关注BBC报道,美国对陈光诚继续被软禁表示关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周二说,美国敦促中共政府立即恢复陈光诚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国务院发言人托纳(2月15日说,华盛顿对于陈光诚及其家人被软禁家中和遭到监视的情况感到不安 与此同时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十几名律师和其他人士在北京聚会时受到警察骚扰2月16日中午,北京滕彪、江天勇、唐吉田等十几位律师和维权人士一起聚餐叙旧,期间还商讨了如何援救陈光诚一家,但全程遭到北京国保的监控餐后,江天勇遭到警察殴打,唐吉田家门被撬,他遭到警察强行绑架后,至今下落不明江天勇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其实对我们人身自由的限制及殴打,就是因为我们关注陈光诚,可见他们对人们的关注感到恐惧,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北京警方这么帮着山东当局这样作恶” 无国界记者谴责这种针对记者的野蛮行为,并强烈抗议当局在陈光诚出狱后强迫其与外界隔离的做法无国界记者呼吁中共政府立刻停止这种迫害陈光诚及其家人、支持者的非法行为 --- 尽管中国的经济在高速增长,但没有发展机会的年轻人也在不断增加,他们是潜在的抗议生力军德媒认为,北京若不尽快疏导民怨,去除不满的根源,将会面临远比1989年规模更大、更坚决的民众抗议 《德国金融时报》2月14日的评论认为,突尼斯和埃及之所以发生民众抗议,不是因为政府"没有能力促进经济增长","其实是失败在富裕的分配上","被甩掉的年轻人"无法分享"经济增长的果实" 该报写道:"似乎难以相信的是,像中国这样具有高速增长率的国民经济不久会面临类似问题可是,警报信号不容忽视由于缺乏政治自由,中共政府的合法性就取决于能否提高大众的生活水平、并且提供发展机会大众迄今未能抱怨,但是会改变的,并且会很突然" 该报指出:"首先,存在着大学毕业生失业和就业不足的不断增长的问题自1999年起,当北京开始大力推进大学教育时,大学毕业生的数字增加了6倍,可是,水平高、报酬高的位置却没有跟上来这个国家充满了有关找不到固定工作的绝望大学生的报道报纸和博客都在讨论'蚁族',那些蜗居在大城市拥挤不堪的地下室的刚毕业的大学生们,在徒劳地寻找工作" 该报认为,大学生的这种"不幸""部分地反映了中国教育制度的僵化","中国必须尽快实行教育改革",而"大学生必须更灵活,应掌握更多的一般知识,有更多的勇气进行批判性、创造性思考此外,还有来自农村的受教育程度低的民工问题,他们依靠的是城市的二等工作由于没有城市的定居权,他们甚至得不到微薄的社会福利金以及拥有居留权的工人所享有的解雇保护权农民工的困难处境突出了修改'户口'这个中国定居制度的必要性少数省市迄今甚至走得更远,将它完全废除,并没有出现什么可怕的后果,其它省市应该以它们为榜样" 文章强调:"最后中国必须认真着手解决腐败问题对于升迁,人际"关系"依然是决定性因素新来的民工和二流大学的毕业生缺乏这种关系,要是他们不得不继续眼看着高干子女飞黄腾达,他们的不满就会增加 "情绪不满的年轻人,主要是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有能力利用社会网络组织起来,这一点已经在突尼斯、埃及和其它地方令人难忘地表现出来埃及政府上个月还能成功地关闭全部互联网,而中共政府也得以在类似于Twitter的新浪网中屏蔽'埃及'一词但是,社会网络和金融领域一样,被调控者往往比调控者先行一步,这种封锁将会越来越难以实施" 文章在结尾指出:"如果中共政府不是尽快地转向疏导民怨、去除可能的不满根源,它就可能会在本国面临一次起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