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尘肺患者维权失去经济来源 悲惨跪着死

 作者:岑诩酱     |      日期:2018-03-04 15:02:24
尘肺病年增长逾1万人 《重庆晨报》报道,中国卫生部资料显示,截至2009年底,全国累计报告职业病72万多例,其中尘肺病65.3万例,占职业病总数90%以上2000年底,全国尘肺病例数为近56万例,累计死亡13.3万例,病死率23.8%这意味着中国尘肺病病例每年以超过1万例人数持续增加 中国职业病防治公益网负责人邓江湖认为,尘肺病群体的人数远远大于官方报告的数字,65万是一个很保守的数字 官方报告的上述数据并不包括甘肃古浪已确诊未拿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的146名尘肺病农民工,以及他们已经死难的11位病友,也不包括四川乐山已经拿到《职业病诊断证明书》的60名农民工,更不包括那些跟他们一起打工,至今未进行职业病检查,但与他们有着同样病情的工友,以及已经死难的近百名病友 尘肺之痛 在中国大陆,农民工尘肺病患者因为耽误治疗或者无钱治疗,往往是一个尘肺病人先拖垮一个家庭,再将贫穷延续到第二代、甚至第三代身上,最后在青壮年时期就悲凉地死去 2011年2月16日晚,甘肃古浪尘肺病危重患者马江山因病情加重转院到武威市人民医院 “整整两个晚上,他一直跪在古浪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病痛折磨的)没有办法睡觉”马江山的三哥马召山说:“弟弟实在太可怜了……” “每一个尘肺病人都要经受这苦难的煎熬,都要艰难走过人生最后的历程”尘肺病专家铜川矿务局中心医院职业病科副主任医师赵青琼如是说,“尘肺病是不治之症,目前的医学无法医治,最好的治疗方案就是洗肺,洗肺能够延缓病人寿命,也能够缓解病人痛苦” 马江山是三期尘肺病患者,因肺部病变严重,当前24小时基本靠吸氧维持“像他这样的危重患者已经不适合洗肺手术,”赵青琼主任坦言 病情严重,不能进行洗肺手术,是当前集中爆发的尘肺病农民工最真实的生活写照,也是当下医学最尴尬的场景 “眼睁睁看着那些患者,因为医学上无法解决的难题而丧失生命的权利,作为致力于尘肺病研究的医学专家,我们内心的伤痛从来没有愈合” 长期关注农民工尘肺病研究的铜川医院尘肺病研究所所长周新长说,“但作为长期关注农民工尘肺病发展史的志愿者,我要大声疾呼:尘肺猛于矿难!农民工群体罹患尘肺病现象已经成为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跪着死去的群体 2011年1月31日,39岁的四川乐山尘肺病患者王祖华病故据他的亲人描述,王祖华是跪着死去的 跪着,是所有尘肺病人离世的最后姿势 “职业病防治公益网”负责人邓江湖是关注乐山60位尘肺病群体的第一人,王祖华的离世更加坚定了他对于乐山尘肺病人倾心关注的决心 由于“发现三期尘肺代表陈谢忠、刘光前等民工兄弟病情严重而无钱医治”,而又“不能再让他们在家等死”,老邓在结束了甘肃古浪尘肺病患者的救援工作之后,与网友“兰州老令”相约,先期赶赴乐山“想办法让这些病情严重的患者去医治” “兰州老令”根本没有想到,他离开古浪仅仅半年时间,就死了3个尘肺病患者 职业病防治公益网负责人邓江湖认为,尘肺病群体的人数远远大于官方报告的数字,65万是一个很保守的数字他说有很多像甘肃古浪一样诊断后没有结论的患者,像乐山尘肺病患者一样诊断后不在上报之列的患者,还有很多像四川凉山发病后未进行诊断的患者,以及潜伏期内未发病的潜在患者,这些潜在的患者均不在官方报告的数字里面 这个庞大的群体,在生命的终点都将像陈德金和王祖华一样,跪着离开人世 艰难维权 在凉山州甘洛县铅锌矿打工诊断为尘肺病的乐山市60名尘肺病农民工中,犍为县有20人,马边县2人,最多的沐川县有38人沐川县自2004年9月以来,已经有10位尘肺病农民工死亡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沐川县山村失去劳动能力的村民们断绝了经济来源,贫困山区的经济条件不仅约束着患者的治疗,困难无助的家庭不少孩子也因此失学 2004年初,村民们开始向县政府及县司法局进行维权求助尽管沐川县将尘肺病家庭纳入低保,但一个贫困县的经济补偿能力依然有限 2009年4月,患者联名向四川省劳动部门寻求帮助省上相关部门提供相关文件让患者找凉山州以及甘洛县帮助维权,因无法提供劳动关系和职业病诊断证明,无果而返 10月16日,尘肺病农民工陈谢忠和刘光枢两人“冒昧”将情况快递给卫生部,后经省市政府协调,2010年乐山市疾控中心向沐川县60名尘肺病患者出具《职业病诊断证明书》 当刘光枢于2006年再次赴甘洛县鸿照矿业公司打工,并在凉山州公安局进行专门的培训后取得《爆破员作业证》但在鸿照矿业公司进行索赔时,对方却不承认是在己方企业劳动时患病拒绝赔偿 由于无劳动合同,尘肺病患者的维权索赔工作遇到极大的阻力,并因此处于停顿状态 丧失生命的尊严 中国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2009—2015)分析指出,由于职业病具有迟发性和隐匿性的特点,专家估计中国每年实际发生的职业病要大于报告数量 在先后对甘肃古浪和四川乐山尘肺病受难群体展开网络救援活动后,“兰州老令”对尘肺病问题有很多见解 他说:“那些本来就生活在困境中的农民兄弟,为了生存而不计后果式的劳动方式;那些为富不仁的企业主和私人老板,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不顾工人死活的劳动环境;那些形同虚设的监管机构,无所作为的工作态度;那些地方医疗机构,因为诊疗手段而延误病情;那些因为生活而带病劳作,因为无钱治病而等死式的无奈;那些相关部门相互推诿,踢皮球式的处理方式……把一个个青壮年劳动力逼上绝路的同时,也把一个个家庭推向濒临崩溃的边缘,同时将把一个个简单的劳动者权益保护问题,集中地叠加成更加突出的社会问题” 在甘肃古浪大救援行动中,展开微博救援的网友认为用人单位违法成本极低,是尘肺病最为突出的矛盾 不是结尾的结尾 《重庆晨报》在报道的最后评论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后遗症,带来的是即将大规模爆发的农民工职业病问题,在维权赔偿道路需要漫长时间的情况下,如何解决好农民工的救助问题政府在追求GDP的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