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中共政府为何对非洲革命兔死狐悲?

 作者:支呷驭     |      日期:2017-07-05 06:01:23
作者为旅美中国经济专家与评论家,美国《商业周刊》1999年评为“亚洲之星”其著作《现代化的陷阱》一书被推选为“30年中国最具影响力的300本书” 1月15日,突尼西亚民众上街欢庆民主自由的来临Getty Images 最近非洲发生的几场革命让美英等国与中国高度关注,只是关心的角度与忧虑完全不同美国是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担心穆巴拉克这位盟友的倒台使埃及的极端势力上台,希望政权能够平稳过渡;而中国则是因为与非洲国家的威权型政权属于同类项,为了不让本国人民产生联想并从中吸取反抗经验中国在互联网上屏蔽相关消息,这一举动使中共政府自身成了个话题 中共政府害怕什么 在埃及进入“广场政治”之前,中共政府就因突尼西亚革命而心生警惕因为突尼西亚革命正好颠覆了中共过去30年深信不疑的“真理”──“只要保持经济发展,就能维持政治统治的合法性”因为按国际社会各种相关的经济社会指标体系的测评,突尼西亚在不少方面优于中国且看: 突尼西亚经济发展成就被誉为“突尼西亚奇迹”与中国一样,班.阿里(突尼西亚前总统)采取积极的对外开放姿态,以各种优惠政策吸引跨国公司,每年GDP 成长保持在5%左右2007年达沃斯论坛曾把突尼西亚评为经济上最具竞争力的非洲国家,领先于南非目前突尼西亚的人均收入大约有4,000美元(中国约为3,600美元)前两年《经济学人》杂志通过对收入分配、地区差异、行政机构状况、社会安定以及民主等基本标准的评估,列出世界各国政局排名榜,在 165个国家中,突尼西亚位居世界第32位、阿拉伯国家中第5位和非洲国家中第2位 即使是突尼西亚人民深感愤怒的腐败问题,其实也比中国要轻得多根据透明国际2010年各国廉洁度最新排名,突尼西亚全球排名59位,属于还算廉洁的国家中国同年列在第78名 突尼西亚在关注民生方面比中共做得更好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开始实行对基本食品物价补贴的社会福利政策,保护困难户和低工资收入者的购买力 2001年全国74%的居民享受医疗保险2006年,社会保障覆盖率达90.4%据突尼西亚政府网站介绍:大约四分之三的突尼西亚人自认为是中等阶层,约80%的突尼西亚家庭拥有自购住宅,贫困率下降到了4%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的25%左右 突尼西亚班.阿里的成绩单远比中共政府的漂亮,直到2007年以前,因世界经济危机影响,失业问题严重,社会不满才日益高涨 如果说突尼西亚情况好于中国,那么埃及的问题听起来与中国相似2009年联合国曾发布一份有关阿拉伯国家发展报告,称阿拉伯国家面临失业、贫穷和经济衰退三大威胁,其中埃及的贫困率为41%、埃及通货膨胀率高达20.2%,失业率达9.4%除此之外,埃及的腐败问题也非常严重,社会贫富分化严重,两成富人占有全部社会财富的55% 突尼西亚达到如此治绩,班.阿里尚落得个举家流亡的结果中共政府焉能不胆颤心惊 中共防范“颜色革命”未雨绸缪 对于突尼西亚与埃及发生的革命,中共政府通过封锁网路并制造话题转移公众兴趣所以人们称,中国只有两个党关心突尼西亚与埃及的革命,一个是中国共产党,另一个是中国Twitter党(指在推特上聚集的中国人,人数约为十多万)只是中共关心班.阿里与穆巴拉克为何被推翻,要想办法防微杜渐;推友则希望吸取经验,将其用之于本国未来的革命运动更有媒体幼稚地猜测,中共政府可能会从非洲革命中吸取教训,改善收入分配、增加就业机会、打击腐败等等 据我多年对中共的观察,中共政府口头上当然也会宣称采取上述措施,以缓和民怨但更多的是研究突尼西亚与埃及政府为何会被推翻的经验,吸取教训,将一切反抗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早在2005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曾组建专门小组,研究了乔治亚、乌克兰、以及吉尔吉斯爆发的颜色革命 专门小组不但向中共领导层献策,如何镇压颜色革命中的群众示威,以及如何控制群众示威的有关讯息传播,中国的有关专家还教导胡锦涛如何避免重复在颜色革命中被推翻的那些前苏联地区国家领导人的命运并通过上海合作组织与其他几个成员国俄罗斯、哈萨克、吉尔吉斯、塔吉克、乌兹别克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宣言》,强调反对外力干涉主权国家的内政,落实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三股势力”,防止颜色革命并开始整肃各种非政府组织NGO,称各种外国NGO为外国势力策动颜色革命的工具 中共会从什么方面吸取“教训” 观诸世界近些年来倒台的独裁或者威权政权,共有伊朗王室、菲律宾马可仕、突尼西亚班.阿里,还有岌岌可危的埃及穆巴拉克;而没有倒台的独裁政权,则有北京的中共政权、北韩的金氏政权、缅甸军政府倒台的政权与未倒台的差别不在于国内经济好坏,而在于它们与美国的关系远近这些倒台的政权有一个共同特点,都是亲美政权,有的还是美国多年的盟友它们在美国的压力之下,实行开明专制,社会开放度远较后一类高比如多党制、放松新闻管制、允许民间结社,等等与中共的专制相比,突尼西亚与埃及都算得上开明专制,在国家与个人之间,为社会留下了一定空间,有多党制的议会制度,有部分的新闻自由,允许民间组织与外国 NGO活动突尼西亚的工人还可以自由组织工会并罢工而埃及虽然一党独大,但其余的党派也有活动空间正是这些空间导致民众权利意识的觉醒,以及有组织的反对力量的诞生,最后成了掀翻班.阿里与穆巴拉克统治宝座的力量 我相信,中共从埃及、突尼西亚的革命中学到的经验是:绝不学习西方的民主,绝不放开民间结社,绝不放弃控制新闻媒体,绝不……,经验可以有多条,但绝不会是改善人权,逐步实行民主,而只会是反其道而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