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北京奥运欢迎集骄傲/窥探/怀疑于一体

 作者:蒙蘅     |      日期:2019-08-01 06:06:00
据今日美国报导,在本周五准备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运动员、达官显贵和旅游者时,你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北京在希望表现优雅得体的同时也希望能够控制日常生活的许多方面在这样一个严厉控制、对异见者无包容的社会,监视本国居民和外国来访者以确保安全的举动变得越来越明显 铜墙铁壁 80岁的陆如梓站在北京插满中国红色旗帜的小巷中骄傲地来回巡视,他说要“帮助将荣耀带给祖国” 这位爷爷辈的保安是遍布北京50万奥运保安中的一个,这些保安来自警察、特种部队、突击队和像陆这样的退休人员陆并不隐讳地表示他们是志愿为共产党政府做特工的,承担的任务就是将可疑人员或是示威人士向上报告 “如果谁想妨碍奥运,我们要加以控制,”陆说:“我们也要保护外国人,如果他们来这,他们肯定是我们的朋友,不是吗” 已经实施的严厉签证政策甚至收紧到要将所有临时访问中国的人赶出中国,而一些计划来中国观看奥运的人则被拒之门外,其中包括美国前花样滑水队铜牌得主,她计划作为记者报导奥运 最新消息指北京当局已经拒绝美国活跃精英运动员团体“达佛队”成员入境中国,其中包括美国速度滑冰好手、意大利都灵奥运会男子五百米金牌得主乔伊·奇克(Joey Cheek)美国政府已提出抗议 一些北京和离北京很远城市的咖啡馆或是店主,被要求将某些少数民族拒之门外或是将他们汇报上去国际大赦报导许多异议人士被监禁或是被政府监视 当局还封锁了一些网站,不让记者看,理由是上面有敏感的政治信息这些网站包括自由西藏和在中国被禁止的法轮功精神运动的网站 北京的行动使这届奥运调子与上两届雅典和悉尼奥运的颇为不同希腊和澳大利亚致力于让奥运给他们带来旅游业和经济的兴旺,这种兴旺可以持续到奥运以后很长时间 北京当局会炫耀其奥运场馆,如国家水上中心(别名水立方)以及北京国家体育馆,也被叫做鸟巢,因为其外部被网络状的金属管所包裹他们想表明中国是经济和体育强国 奥运历史学家大卫·沃勒卿斯基(David Wallechinsky)表示,中国超乎寻常的安全措施和在奥运上极度的花费(投入大约400亿美元),都在告诉人们他们并不是把促进旅游和经济的目标放在首位他说北京的目标是办一个平安奥运以提升政府形象 中国的安全措施“远高于保护旅游者免受恐怖份子的袭击”沃勒卿斯基说:“这是中共对他的人民宣示世界认为中共是中国的合法统治者” 凯文·渥姆斯雷(Kevin Wamsley)是前西安大略大学奥运研究国际中心主任,他表示在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时的保安措施比较严,是因为911恐怖袭击的缘故,但现在北京的做法与那时相比都大不相同 “盐湖城的保安措施更限于奥运设施场地,”渥姆斯雷说,而在北京“整个城市被保卫得犹如铜墙铁壁” 中共官员将它的限制措施与爱国主义联系起来他们将对奥运任何可能的干扰视为对北京的攻击 政府已拟就一份长长潜在干扰者名单,其中的人员包括从藏独人士、为新疆独立作战的穆斯林恐怖份子一直到反对中国与苏丹保持良好关系的人权活动人士 在春季西藏镇压之后,安全和爱国就成了中共的主旋律西藏事件之后北京的奥运火炬在巴黎、旧金山和其它地区都遭到抗议 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表示:“我们要充分利用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组织和发动一场人民战争保卫奥运安全” 事关“尊严” 限制观看奥运使希望借奥运兴旺旅游业的梦想落空北京旅游局预测本月北京的游客数量为45万,与去年同期一样 北京的五星级酒店—半岛酒店的发言人说,限制签证的举措使客人减少,“现在的住房率低于我们的预期”她说 但北京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康小光说,政府很乐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最初政府希望奥运能促进旅游业,”他说后来西藏事件后奥运火炬在欧洲受到一系列的抗议,“以前的计划就被放弃了签证政策变得严厉” 詹姆斯·金奇(James Kynge)—《中国震撼世界》一书的作者说奥运对中国来说,“无关体育、无关胜败,中国想借奥运表明中国是一个强国,需要尊重” 雅典奥运花样游泳铜牌得主肯德拉·扎诺托(Kendra Zanotto)说,中国拒绝了她的记者工作签证,因为她曾经和达尔富尔组织有联系她对此感到很吃惊,因为她所在的组织并不抵制奥运 镇压招致疑虑 中国在2001年取得奥运主办权时承诺改善人权状况,并表示届时会呈现“新北京、新奥运”但是世界没有意识到中共有多在乎他在世人面前的形象,它多想能够确切地控制一切 中国对国外来访者的新态度导致梅格·施蒂文森(Meg Stivison)和她的男朋友上个月离开中国,不得不在新泽西的家中和父母一起观看奥运 27岁的施蒂文森说,她离开是因为她的男朋友的签证这次没有得到延续,而以前对在中国教书的外国人来说,两年一次的签证续签只是个手续而已“我一路哭着去机场,我觉得很悲惨,我想像不到中国会把热爱它的人踢出去” 保卫奥运还不是仅限于北京张淑珍开了一家家庭农场,让外国留学生来了解中国的乡村生活两周前她拒绝了一批想来她的距离北京一小时车程、位于银山附近农场的外国学生 “警察告诉我们不能接待外国客人,”张说:“我觉得太过分了他们害怕什么没人想在奥运时找麻烦” 在距离北京700英里的浙江省,一位咖啡店主说警察命令她汇报那些来她店里的穆斯林、印度人、中东人或是黑人 对那些在北京的人来说,特别的保安措施使奥运丧失乐趣 一位刘姓旅店业主,他的旅店位于前述陆如梓大爷巡视的小巷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