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过度期信息高度敏感 习近平言查京城会所

 作者:池笪颖     |      日期:2017-08-05 09:01:09
〝中国首富梁稳根与著名行为艺术家艾未未之间有什么关系吗〞这是一个外国人做不成新闻、中国百姓无由知情的话题,但在北京的私人会所里却能够放开讨论一位民间智库学者回答这个自己设定的提问时说:〝有关系梁稳根进中央当委员是改革派向富豪群体暗示社会不会重新洗牌的信号,而艾未未被查税不只是打击政治异见的藉口,还说明高层有一派是要借政治问题发起整肃富人的运动〞 十一月末的一场会所閒话透露了中国政治制度的危险取向高层决策机制不透明,财富阶层要费力猜测;中下层社会大众被官媒愚弄,对重大事件不知真相,只弄个〝外行看热闹〞的情形 〝选择教育环境〞是移民藉口 中国富豪新一波的大规模移民不只是中国最新的社会现象,还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因为中国的富豪移民涉及到财富的全球流动,仅仅从金融危机角度讲,欧美及东南亚国家是欢迎中国富人移民进入的为此,胡润的研究机构推出报告显示:中国有百分之十四的富豪〝要么已经移民海外,要么正在申请移民〞,接近一半的受访者说有移民打算对于这个倾向,北京最高决策层相当明白除了吸收首富梁稳根进中委之外,还特别指令媒体在报道富豪移民现象时,〝要尽最大可能淡化政治因素〞 上海的一家报纸在被迫与官方舆情机构合作后,摆出的结论是〝移民的最主要因素是考虑后代的教育环境〞其实,胡润机构的报告把〝缺少足够的法律框架导致灰色区域太多〞列为了主要因素之一还有,新加坡一些倾向中共政权的学者也指出:政治透明度太低、法治大倒退,应当是富豪移民的一大主因紧忙移民的富人为了顺利移民也配合当局的说法,对媒体的调查回应为〝给后代找个好的教育环境〞 一位经历过上山下乡的北京富豪不为当局避讳,直言政治制度越来越不可信:〝这样下去,早晚会天下大乱趁早找个能度过残年的地方,至于儿孙辈受什么教育我们不管‘儿孙自有儿孙福 ’,不是吗!〞他们夫妇的孙子都上小学了,儿子的教育已经定型他们夫妇已经办理完了移民手续 贪官家属曲线加入移民潮 富豪移民的最主要因素是对中共失去信心同时,全社会对制度前景都不看好,比如一位到北京上访的南方企业主说:〝我后悔不早移民!现在苦了,上千万的资产被无良官员侵占告了五年,没任何结果,就得了一兜子批文〞劳碌一生攒了点钱的辛苦业主,只要收入前景较好,就难免遭遇不法侵害如果没有较强的官场背景,其申告也不会有结果比如,江苏省盐城市阜宁县的新荡鱼塘承包人荀积德,村委会为私利单方撕毁合同,不但上门辱骂,还用挖掘机将鱼塘毁掉,荀哀求不果,被迫在挖掘机吊臂上自缢身亡 多数企业主没有安全感,对来自各级权力的敲诈大多敢怒不敢言最近,因北京奥迪警车闯祸事件而被牵出有私生子的山西太原市公安局长苏浩,在调离原职之际,传出敲诈十余私营企业家总计一亿元人民币的事情据山西方面的知情人士反映,〝不止一个亿,也不止他一个人〞山西省公安系统帮助私企老总移民海外,顺带帮助本省贪官转移资产的事情,早已是〝当地最看好的买卖〞 贪官家属搭便车移民引起了北京高层的注意,但苦于彻查要花费巨大精力,中纪委书记贺国强批示〝限于个案,多做调研层面的工作〞不满中纪委搪塞的体制内人士说:〝能拖就拖,撂给下一届(指习李十八大以后的任期)〞 在具体操作上,贪官家属大多以某个私企合伙人或重要股东的身份出现,与企业家一起到海外投资更有甚者,是贪官家属将大量贪贿所得托在私企名下,让后者将资产带出去一位从美国回国长期从事此类移民中介的商人说:〝这样有很大风险一旦企业家生了歹心,把官员的钱吞了,官员无法告状他们之间的协议反而成了证死贪官的凭据〞 政治过度期信息高度敏感 各大城市的会所正在成为当地富豪和退休官员交换政治情报与经济利益的场所,因此,像〝梁稳根进中委与艾未未被查税有什么关系〞此类的话题也是会所的私密项目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中共社情监控系统还是侦知了一些情况因此,为了在未来不到一年的敏感政治期不出大乱子,习近平在高层特殊议题的会议上口头表示:〝要查一下那些会所,就像治理足球那样〞据知情人士透露:全国大城市的私人会所以北京最有吸引力,入会费起步就是一百万元人民币,而且会所数量可观,现已经达到四千二百家 私人会所的蓬勃发展,一方面显示出富豪群体对可靠政治信息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显示出政治垄断导致了高端社会的行为变异与此同时,会所也在办理正常途径无法解决的事情,贪官家属搭便车向海外转移资产即为其重要业务,尽管不是所有会所均有此能量 京城会所重量级人物认为,少数会所有政治聚会功能,聚会的人〝在里面谈任何事情,都不会被外界知悉〞 高层十分警惕会所的政治话题,因为会所成员虽然以商界精英与退休高官为主,但是现任官员到会所的阶位已经从副部级发展到正处级不久前,北京香山一家会所被传有〝非法印刷品〞揭露习近平假学位问题虽然是旧话重提,但表露出有强大势力对习接班的不满从私企业主移民潮到贪官家属搭便车,再到会所的政治信息交流功用,足令最高层投鼠忌器或言〝虎吞刺蝟,无从下口〞 一千八百亿热钱外流 曾几何时,〝来生不做中国人〞的流行说法遭到了官媒痛批;而时下,〝今生不做中国人〞却成了富豪与巨贪们的最安全选择中共高层面对如此深刻的讽刺,不只是茫然无措,更是陷入听天由命的〝淡定〞这种情况与东德共产党下台之前的情况很相似,尽管现在只提苏联教训而不提东德旧事 对这个制度最无望的不是中下层百姓,恰恰是这个变态社会产生出来的所谓精英阶层官媒透露十月份有一千八百多亿元(人民币)热钱流出,但热钱只是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