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系凤凰卫视政变经又热北京 十八大险象迭现

 作者:匡瘩     |      日期:2018-01-05 08:05:28
凤凰四年内两谈政变经 二 ○一一年十一月八日至二十一日,这半月当中,凤凰卫视在〝凤凰大视野〞节目中连续播出了十集专题访谈《我的一九七六》──以〝伤逝〞(周恩来逝世)、〝春潮〞(天安门四五运动)、〝国葬〞(毛泽东逝世)及〝惊雷〞(〝抓捕四人帮〞)为题回顾三十五年前中共元老派以〝宫廷政变〞〝粉碎四人帮〞,实现了划时代的〝非毛〞转折 与此同步,凤凰网又连续十五天转载了相关回忆文章因为凤凰台虽然总部在香港,号称〝港媒〞,但众人皆知其实为〝体制内〞,堪称〝CCTV二台〞加之《我的一九七六》是在京采访亲历〝粉碎四人帮〞的许多当事人,如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副台长杨正泉、原《人民日报》副总编保育钧、《光明日报》国内部主任王忠人、《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贺延光等,所以网民称这一事件为〝政变经又热北京〞 如果离开历史经验和现实新动向,孤立地看,此次《我的一九七六》可以勉强解释为纪念文革结束三十五周年,但有一疑问难以回答:既然要纪念〝粉碎四人帮〞三十五年,为何不在十月六日开始播出而要延期到十一月八日,就可能别有所图而且,凤凰台曾在二○○八年同一栏目播出过《一九七六年十月纪事》,也是〝粉碎四人帮之政变经〞的系列访谈,有什么必要四年内又老调重弹 只要想想中共历史上每次出现〝热谈政变经〞,总会有政治地震伴随,就不能不让人对这次〝北京又在热谈政变经〞产生特别的注意和猜测,它是否又是一次〝惊雷〞的前兆 中共史上三次〝热谈政变经〞 史料记载,中共史上至少有三次〝热谈政变经〞,结果皆造成了皇储的非正常死亡或更换 前两次〝热谈政变经〞,出现于一九六○年代──其时国际上流行政变,仅苏联七年之中就出现两次政变,一九六四年十月赫鲁晓夫被政变下台──毛泽东在一九六四年二月与金日成会见时,首次提出了〝中国可能政变〞之说经过两年的不断大谈〝中国可能政变〞,毛如慈禧太后以〝一把手政变〞更换了〝二把手〞,在一九六六年拿下皇储刘少奇,换上林彪而林彪不知厉害,听信周恩来的引诱,于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八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又放谈政变经,结果让毛起疑,只得于一九七一年使林葬身温都尔汗,贡献了一个永远的〝九‧一三事件〞和〝五七一工程〞之谜 第三次〝热谈政变经〞,是在一九七六年了,江青等又大谈〝资本主义复辟〞和〝继续革命〞(政变经),结果就有了〝十月惊雷〞,毛培养的以〝江青为主席〞为首的坚持文革集团成为阶下囚 十年文革,其实就是一个天天谈政变经的十年动乱 历史一再证明,只要北京开始热谈政变经,多半是政局不稳、换旗在即的改朝之兆 中秋过后山雨欲来 此次北京又热谈政变经的现实背景,更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诸多景象请看二○一一年九月以来── 九月八日,《朱鎔基讲话实录》高调在全国统一发行──以怀念改革,反对倒退为主旨的〝朱鎔基四卷〞,表明了对胡锦涛新政让改革倒退为〝下海〞的极端不满:中共的〝前台〞与〝后台〞出现严重分歧 十一月六日,华国锋骨灰归葬山西交城之信息向公众公开──华国锋遗嘱拒绝骨灰放入八宝山,大有〝死后退出中共〞之志而党内〝拥华派〞公开召开〝纪念华国锋任中共中央主席三十五周年〞会议,坦然表达了对邓小平推翻华国锋的强烈不满从山西政府花费亿万元建造豪华〝华陵〞,显示了〝拥华派〞不可小视 同日下午,在俄罗斯访问的温家宝来到普希金市,面对欢迎人群朗诵普希金著名的《自由颂》,这不啻于公开亮剑向左派下战书──中共党内的自由派已经强大 十一月十五日,《南方都市报》以整版篇幅图文并茂地悼念改革家任仲夷(前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振聋发聩地公开了任仲夷的〝政治遗嘱〞:〝广东有今天…… 耀邦、紫阳也功不可没〞──言外之意,赵紫阳不平反,天理难容!这是赵紫阳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九日被迫含冤辞职二十二年、二○○五年一月十七日病逝六年来,中共喉舌首次公开出现为赵紫阳评功鸣冤的文字在十八大召开前夕,中共党内改革派又从广东集结出发,公开呼吁为赵紫阳翻案昭雪 十一月十七日,山西太原和河北石家庄的左派集会焚烧广东南方报系集团旗下报刊,声讨南方报系为〝汉奸卖国媒体〞──文革复辟派与改革派的决斗已箭在弦上 十一月二十日,凤凰台政商之道节目中,批评胡锦涛刚刚结束的欧洲之行惨败──将只可私下说的〝请求欧洲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放在枱面上说,结果受到公开拒绝的奇耻大辱令中国陷入美国新包围圈,如文革时一样又成为〝光荣的孤立〞──胡内政腐败导致外交也全面失败,国内外一片危机,不让胡寿终正寝的倒胡潮已汹涌澎湃 十一月二十一日,广东又发生陆丰民众四千人大游行事件后,重庆的薄熙来派与广东的汪洋派,在凯迪等网上展开了激烈对骂这一诸侯公开宣战,显示中共党内矛盾急剧升级,文革派的〝五七一计划〞已在进行 三种交班模式皆出自帝王传统 十一月二十二日,《南方都市报》以整版篇幅意味深长地介绍〝大清接班人模式之困:雍正危机处理收官与补漏〞,让人们明白,中共十八大前夕如此刀光剑影,关键是〝十八大〞太不寻常了──改革开放三十二年来,中共接班人模式皆是强人指定: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都由邓小平指定而〝十八大〞虽然已定习近平接班,中共却已进入失去强人的时代,无论江泽民还是胡锦涛,都已没有指定谁为皇储的权威,这就让〝十八大〞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野心家〞蠢蠢欲动 考之中共接班人模式,只有三种: 一是强人指定:〝建国〞前,由共产国际和苏共指定认定(陈独秀等);〝建国〞后由毛、邓指定 二是宫廷政变:一九七六年十月〝惊雷〞拿下〝四人帮〞──叶剑英当时面对有人让他主持中央工作的建议,婉言谢绝说:〝我是军事干部,搞军事的,如果那样做,不就让人说是‘宫廷政变’吗〞这证明叶剑英深知十月〝惊雷〞就是宫廷政变 三是非常时期的党内民主产生:〝建国〞前的经典是一九三五年〝遵义会议〞,毛泽东乘机突然上位取得军权,后于一九四五年〝七大〞正式登基;〝建国〞后的典范是一九七八年〝三中全会〞,邓小平以摄政方式先架空华国锋再予放逐 中共这三种交接班模式,其实全来自中国古代君主制度据《史记》,中国所有的权力交接模式,早已在五帝和三代(夏商周)时奠定 中共的三种交接班模式,不过是帝王(强人)指定式的变形,即使有时是党内民主交接班,也越不过帝王传统的〝尧舜禅让〞或〝诸侯自主选帝〞,与现代民主依然格格不入 中共要想〝十八大〞平稳,根本途径只有一条,彻底摆脱帝王传统的模式,真正实施现代民主制度,还权于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