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过渡政府驻欧大使谈乌坎抗争:令人高兴的高水平 !

 作者:韦召     |      日期:2018-03-03 04:05:15
12月16日,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已被围困6天虽然当局在国内各大论坛、社交网站上封锁了消息,但仍有数以十万计的网友、海外媒体和民主人士给予高度关注中国过渡政府驻欧大使汤志敏女士认为,乌坎事件具有与众不同的意义 当局对乌坎村断水、断电,禁止外出村民透露,他们已没有多少存粮,只能以方便面为生汤志敏呼吁,海外人士一定要给予支援,不要让乌坎人感到孤单:【录音】“我们也在向 国外的政府、国际的一些组织呼吁,希望他们能够关注首先是关注,在必要的时候就可以干预” 旅居荷兰的民主人士陈忠和也在设法提供帮助:【录音】“我也把他们的事情如数报到世界各大组织,人权组织、国际人权观察呀,大赦国际呀、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呀” 乌坎人透露,每天都有香港及外国媒体记者设法进入采访反倒是中国大陆记者缺席 汤志敏说,自己非常重视乌坎事件,一方面源自对农民的了解和同情,另一方面,她相当认同荷兰莱顿大学一位教授关于中国农民的看法:【录音】“农民在中国有史以来、一直到今天所起的作用,就相当于欧洲在民主化过程中,中产阶级所起的作用” 曾有人撰文指出:中产阶级是推动民主化主力的观点,可以上溯到亚里士多德,他认为中产阶级是民主政体的天然盟友摩尔在分析近代欧洲结构时,也把因经济独立而强大的中产 阶级作为民主出现的必要条件 汤志敏澄清,欧洲的中产阶级,和中国现在的中产阶级有天壤之别:【录音】“他们现在这些是有钱人,是共产党的得利者,实际上他们是共产党的爪牙,他们虽然有些钱,但实际上他们是一无所有他们今天是百万富翁,但是明天就可能一无所有” 相反,中国的农民更接近欧洲中产阶级独立于政权的特性,成为汤志敏眼中的社会推进力量:【录音】“中国古代的皇帝,他们的中央政权只到县,县以下就不管了,就是农民宗族的方式与地方的一种自治中国农民自治的能力是相当高的,而且建立在仁义礼智信的基础上,几乎不需要你去管它” 成功进入乌坎村的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马克姆.摩尔(Malcolm moore)曾报道说:村派出所的警察全都跑了尽管生活物资缺乏,该村的商店秩序井然,没有出现哄抢的现象 汤志敏还提到,在中国农民中间还涌现出一股新的力量,就是进城务工人员他们没有受过中共洗脑教育,没有因此沾染虚伪懦弱的恶习;在大城市和外企打工的经历又使他们接触到民主思想:【录音】“早就有一些观察家们说,什么时候这批人觉醒的时候、组织起来的时候,也就是中共完蛋的时候,也就是中国民主的时候,也就是中国希望再现的时候” 乌坎事件的导火索是农民土地被掠夺汤志敏表示,虽然中国每年都发生大量失地农民抗议事件,但乌坎有其特殊性:【录音】“一个是他们是非常有组织的;而且他们一直很坚定的,很理性的,几个月下来一直这样另外一个我看到的就是他们提出了政治理念,打倒独裁、要求民主、还我人权,它已经是一个政治诉求这些人的水平是相当高的,我认为” 汤志敏认为,无论结局如何,乌坎事件都令人振奋:【录音】“他们那种不卑不亢的,讲出来的话那种高水平,真的超过中共摇旗呐喊的那些知识分子,应该看到了一些希望” 在被围困6天之后,面对缺水、没电、粮食几乎耗尽的困境,不止一个乌坎人对本台记者表示:绝不妥协,一定抗争到底据村民透露,目前已有近2千外地务工的乌坎人请假、甚至辞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