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开禁评乌坎 党报定调网友炮轰

 作者:庾保     |      日期:2017-05-02 18:01:17
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21日和乌坎村民代表进行谈判后,当局答应了村民的三项诉求22日,沉寂多日的大陆媒体纷纷开禁,对乌坎村民维权事件进行了报导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也发表评论为乌坎事件定调评论在网上引来质疑和骂声一片,也有舆论认为,评论文章未必代表了中共高层的真实想法,要警惕秋后算账 网友〝迷途汉〞反问,什么叫〝迎来转机〞 他提出一系列的质疑:不过只是下面搞不定,就让上面出头而已,还警告那些〝组织者和策划者〞不要继续顽抗这难道这次事件不是当地贪官和坏份子联手掠夺村民财产(卖地款)引起的开始时反映情况得不到当地官员及时公开处理而造成的吗为何要把责任推到境外媒体挑拨,和那些带头人的身上呢不是赞扬带头人的无私品格,改变政府的作风,平息村民的愤怒,反而声色俱厉地警告他们,这是什么逻辑 网友〝小飞〞说,喉舌又来将坏事来儅好事宣传了,规律是一部分党员干部不好,但最终都圆满解决……平时不作为,影响大了才能解决!否则等去吧!应该找找谁的责任! 网友〝和味牛杂〞质问,既然诸多群体事件普遍是出于利益争议,那难道不是利益博弈机制出了漏子 此外,也有网友讽刺道,前几天的中国媒体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中国的事情,外国媒体的报道都快结尾了,国内主流媒体才上不着天儿,下不着地地来这么个评论我们谁都知道媒体很无奈,但这种悲剧结果又是谁之过呢这种体制难道还不应当改革吗 《人民日报》评论未必代表中共高层 有舆论认为,《人民日报》在的评论未必代表了中共高层的真实想法,可能是为迫于急于平息乌坎带来的舆论压力,会不会秋后算账需要密切关注 《华尔街日报》称,中共高层的想法目前尚不明朗,评论文章是否准确地反映了官方态度,仍然有待观察 香港网路媒体人北风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采访时则表示,广东省的官方媒体用乌坎村民欢迎省委工作组进村来渲染他们的政绩虽然《人民日报》肯定了这一事件的解决方式,但它的评论并不代表中共的意见因为,在过去的一年中,在类似网路实名制以及微博舆论监督等多个问题上,《人民日报》或者以发表读者来信,或者以读者署名评论的方式发表许多很好的评论文章,但是,这完全不是执政者的意见 警惕〝秋后算账〞 普林斯顿大学中国问题研究学者程晓农向《美国之音》表示,中共这次采用了柔和手段,是因为中共已经意识到,中国再也不能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和镇压,否则中国的局面将难以收拾对中共而言,维稳不仅仅是一件一般意义上的控制社会局面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要通过维稳在国际和国内树立一个〝中国(共)还过得去〞的形象 《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认为,乌坎谈判中村民的暂时性胜利是农民的抗争、长期的抗争赢得的一个结果他分析,中共可能看到镇压不行才做一步退让,同时害怕别的地方效仿这种抗争的方式,所以做出比较妥协的方式胡平指出,中共是不是要秋后算账,值得大家高度警惕等到大家回到各自生活当中、国际社会也不太重视了,这个时候可能它就要下手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则称,广东省政府的让步是否只是缓兵之计,现时暂难下结论只有市级及县级政府才会有重新追究的动机,省级却犯不着这样做;省政府的取态以及境外的关注,都会影响地方政府之后会否重新追究事件他分析,若境外继续关注事件,会令欲追究者有戒心 刘锐绍还预计,稍后省政府最少会向处理村事务的干部问责,但暂难预料会否有更高级官员遭追究甚至罢免毕竟中国中国大陆官场,为顾全大局,大多只是牺牲一些〝卒仔〞 阿波罗网附党媒定调: 有利益博弈并不可怕有了这样的博弈,才能更好地平衡利益、协调关系,让整个社会处于动态稳定之中群众固然不能“有诉求就过激,一过激就违法”,再合理的诉求也要在法律框架下解决,基层政府也不能把本属正常的诉求表达,用“堵”和“压”使之演变成过激对抗在乌坎事件中,基层政府最初失误正在于,没有正视村民合理的利益诉求,让理性的上访升级为过激的行动省工作组以“最大决心、最大诚意、最大努力”解决群众合理诉求的坚定承诺,化解了激烈的情绪,为问题的彻底解决,为当地的稳定和谐,创造了基本条件     广东陆丰乌坎事件近日迎来转机以广东省委副书记为组长、包括数名厅级干部的省工作组21日进驻陆丰,倾听民众诉求省委书记“必须直面和解决好这些矛盾和问题”的重要批示,工作组“民意为重、群众为先、以人为本、阳光透明、法律为上”的真诚表态,让一度情绪激烈的当地村民趋于平和   从乌坎事件来看,村民的诉求点在利益,转折点也在利益今年9月以来,部分村民之所以频频上访,源于对村干部处置土地、财务、换届等问题的不满如果能及时抓住利益诉求点,事发前认真倾听、公正评判、果断解决,就不会小事拖大、层层升级,演变成群体性冲突,乌坎事件也就会呈现不同走向如今的峰回路转,正在于省工作组充分肯定“群众的主要诉求是合理的”这表明,在面对具体矛盾冲突时,把握了群众利益的诉求点,也就把握了问题解决的关键点   今天的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经济社会在不断前行中不可避免地积累了一些矛盾,利益主体多元化、利益诉求多样化、利益冲突显性化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地,经济发展快,开放程度高,社会转型快,流动人口多,社会管理压力大,社会矛盾早发多发,出现的问题既具有典型性,又具有警示性直接诱发乌坎事件的土地问题,在全国其他地方也不鲜见,这些问题交织着个别利益和公共利益、短期利益和长远利益,使“偶然性”冲突背后存在着“必然性”动因   有利益博弈并不可怕有了这样的博弈,才能更好地平衡利益、协调关系,让整个社会处于动态稳定之中群众固然不能“有诉求就过激,一过激就违法”,再合理的诉求也要在法律框架下解决,基层政府也不能把本属正常的诉求表达,用“堵”和“压”使之演变成过激对抗在乌坎事件中,基层政府最初失误正在于,没有正视村民合理的利益诉求,让理性的上访升级为过激的行动省工作组以“最大决心、最大诚意、最大努力”解决群众合理诉求的坚定承诺,化解了激烈的情绪,为问题的彻底解决,为当地的稳定和谐,创造了基本条件这种有错即纠的政治勇气,体现了我们党一以贯之的宗旨:对群众利益负责,就是对党的事业负责   回顾近年来的诸多群体性事件,究其实质,大多源于群众利益诉求得不到纾解和满足这提示我们,面对群众的利益诉求甚至是矛盾冲突,地方政府要有高度的大局意识一方面,要看到“群众利益是发展的最终目的”,“着力解决好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是最大的政治;另一方面,要扫除面对群众的“对手思维”,真正像中央领导同志要求的,把解决群众利益问题“作为检验干部群众观念、宗旨意识、领导能力的试金石”   实际上,社会管理得好不好,不在于是否存在矛盾冲突,而在于能否很好地容纳和化解矛盾冲突在法治这个核心塬则之下,如何公正利益分配?如何畅通利益表达?如何保障利益救济?回答好这些问题,矛盾冲突才会如渠中之水,有来处有去处,不至于阻塞汹涌   列宁曾说,利益触动每个人的神经“乌坎转机”告诉我们,要减少社会矛盾的触点、降低燃点,必须将社会管理摆在更重要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