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揭秘:解决官民冲突 乌坎能? 海门为何不能?

 作者:长孙汗立     |      日期:2017-11-05 05:04:22
汕尾乌坎官民冲突刚告缓和,北京官方传媒就开始为广东省委、省政府唱赞歌,其实就是为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邀功请赏,为他明年晋升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造势讽刺的是,汕头海门的官民冲突并未因乌坎模式的出现而平息,显示乌坎模式始终只适用于一时一地,面对越来越多越激烈的官民冲突,当局如果不能从法制、政制问题上去检讨,结果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的确,广东省委强力介入乌坎征地问题,缓和了官民对立情绪,避免了流血冲突的扩大及军警镇压,应记一功但是,当局采用的手法是人治而非法治,其承诺随时因官员的调迁或态度转变而失效,境外记者撤离后,官员是否履行承诺不无疑问,而且,乌坎问题只是暂时被压制,并未解决,至少存有三大隐忧 最大的隐忧是村民维权代表的功过问题薛锦波被羁押期间猝死,官方指为心源性猝死,但家人所见,薛锦波遗体伤痕累累,其它被拘村民代表恐怕也难逃毒打当局未有立即放人,是不是正想方设法掩盖真相?是不是准备以赔偿换封口?问题更在于,如果薛锦波是被打死,乌坎村民岂会让凶手逍遥法外?汕尾哪些官员、公安须究责? 第二个隐忧是广东省高层和北京传媒,都将乌坎冲突一度激化,归咎于基层官员以简单的方式响应村民的过激要求但是,忽视村民利益、忽视村民自治权利的,不只是被称为基层官员的县、镇官员,还有狂骂乌坎村民和境外媒体的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这样的高官 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受命于汪洋,亲赴乌坎将冲突压制下来,但他离开后,郑雁雄等地方官员还能信守承诺吗?就算广东省委将郑雁雄调离,但一如他所言:「再派一个市委书记来,也不见得比郑雁雄好多少」 第三个隐忧是官方一边口说村民的诉求合理,一边指摘村民受境外传媒、网络煽动郑雁雄声色俱厉地指摘村民指望境外的「烂媒体、烂报纸、烂网站」,北京报章则指摘网络将「小事变大」在他们心目中,村民要求分享土地利益还情有可原,要求民主选举与民主监督,就是有境外势力的策划这种心态、阴谋论,是官员推卸责任的最佳借口,完全忽视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明文规定村委会须「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 另一令人猜疑的是,广东省委火速向乌坎村民让步以平息事件,但在海门为甚么不能采取同样方法?这既说明所谓乌坎模式,并不是甚么解决官民冲突的创举,也说明乌坎、海门在内地官场牵涉的层次不同乌坎征地涉及的是港商陈文清而已,当局不难压他照市场原则作出赔偿,但海门电厂涉及的华能、华电则大有来头,华能国际前董事长李小鹏是前总理李鹏之子,不是广东官员可以轻易得罪的 要从根本上缓和官民矛盾,要从根本上保障村民的利益,只能诉诸民主、法治的机制,不能寄望于高官良心发现当一回包青天村民委员会作为村民自治组织,其法律、政治地位必须得到尊重、保障,地方官员必须放弃对村委会选举的操纵;而要让官员尊重民意,尊重村民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更有待民主选举、民主监督机制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