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沈战役中潜伏在国民党内的高级间谍:上将卫立煌

 作者:燕浚叛     |      日期:2017-12-02 07:04:26
卫立煌,安徽合肥人,曾任孙中山的卫士,后在国民革命军中先后任师长、军长、司令长官,军衔为二级上将抗战后期,出任中国远征军司令,以打通中印公路扬名中外国共内战期间,他于1948年1月中旬出任东北剿匪总司令,虽握有55万兵力,但却一再藉故推诿拒不执行蒋介石的打通沈阳对外交通线的计划,还一再拒绝出兵解锦州之围,导致咽喉要道锦州被中共林彪部攻占,从而使中共在东北掌握了主动权 东北战事失利后,卫立煌被蒋介石撤职并软禁在南京1949年初,被释放,随即前往香港1955年,卫立煌从香港回到大陆,周恩来、朱德等亲往车站迎接,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彭德怀等中共高层领导人还分别设宴欢迎此后,他被委以人大、政协、民革中央高层职衔并担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并被毛赞扬其“爱国”,周恩来称之为“起义将领”1960年1月,卫立煌因患心脏病和肺炎在北京死去葬礼由周恩来主祭,骨灰入祀八宝山骨灰堂第一室,列于中共领导人之列 事实上,早在国共内战前,卫立煌就与中共暗中有来往其与中共相交可参见1985年文史资料出版社出版、由其秘书赵荣声所写的《回忆卫立煌先生》一书赵荣声,中共地下党员,1938年2月,他受中共派遣,到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部做统战工作,担任卫立煌的少校秘书,直至1941年刘少奇曾从延安到洛阳找赵秘密谈话,嘱咐赵长期隐蔽下去,等待时机,并要做好随时应变的准备 据该书披露,卫立煌抗战时就与中共交往颇密,并深受其思想影响1938年4月,他受毛泽东邀请,绕道访问延安3天席间,毛破例饮酒,两人还留下了8张合影1939年忻口战役后,担任八路军直接上司的卫立煌三次与周恩来会面,之后还与朱德、刘少奇相见期间,他曾要求加入共产党,但被婉拒 当然,卫立煌的所为并没有逃过蒋介石的耳目一位少将高参联络员告密卫立煌有“亲共”嫌疑蒋派人调查,虽没确切证据,但终存疑虑蒋曾对人如此说道:“卫会打仗,不懂政治”1941年5月,蒋介石将卫立煌调任河南省政府主席,革去上将军衔,让其领饷奉养在成都的老母对此,周恩来代表中共对卫说:“你是受了我们的累” 1943年,蒋介石再度启用卫立煌担任远征军司令深谙军事的卫立煌果然不负众望,与英美军队合作,取得了滇缅之战的胜利 不过,卫立煌似乎并没有忘记中共抗战胜利后,他被蒋介石闲置,出资让其出国考察1947年,卫立煌在欧洲参访时曾秘密通过其夫人的姨侄女婿、与法国共产党有联系的留法学生左派领袖汪德昭致电中共,称“我意尽快结束内战,决心站到人民一方”不久,汪德昭转告卫立煌,电报已通过某国,转到“有关方面”,对方希望卫立煌选择时机,做有利于革命之事 1948年1月卫立煌就任“东北剿总司令”后,马上把汪德昭召到身边任“剿总”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以利与中共联系同时还在军事上采取把国军主力集中于沈阳、锦州、长春附近按兵不动的方针辽沈战役打响后又藉口“沈阳只能固守以自保”而拒不执行蒋介石派兵增援锦州的命令,最后还暗中叮嘱廖耀湘兵团“保存实力,稳扎稳打,不可轻率冒进”而使之因行动迟缓丧失了与关内国军夹击林彪的时机 显而易见,卫立煌正是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背叛了国民政府和蒋介石,帮助了不抗日、并在建政后危害华夏子孙的中共对于有人质疑为何卫立煌不与当地中共地下组织联系并“起义”,《回忆》一书认为这是其“深怕地方上的党组织层层往上转,层次太多,容易泄密”,而他“自己没有兵”,想起义“也无能为力”的确,当时的卫立煌难以全权调动军队,其一举一动,都有人向蒋介石密报,因此他只能通过按兵不动来故意贻误战机 对于卫立煌当时为何不把信得过的秘书赵荣声召来,《回忆》一书解释是卫立煌不知道赵荣声在何处,而赵写来的信又被秘书处当普通信件处理了另有资料显示,中共曾在1948年10月派于炳然去见卫立煌,进一步推动了卫立煌的背叛之举 卫立煌与中共关系究竟如何,我们可从两件事中看出其一,在1949年10月3日,中共建政后第三天,身在香港的卫立煌就发贺电向“毛主席”表示 “竭诚拥护”并问候“朱副主席、周总理”其二,1955年卫立煌回到大陆后,备受礼遇,死后也极尽荣光如果不是其有“暗助”之功,如何能得到如此“回报” 也许有人会问,中共不是1948年也将卫立煌列入战犯名单了吗毫无疑问,中共是意在保护卫立煌,以免加重其“通共”嫌疑这也就可以解释蒋介石为何最终将其释放(如果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中共,卫立煌大概也没有后来的故事了) 与郭汝槐、熊向晖、宋庆龄等潜伏在国民党内的高级间谍一起,卫立煌葬送了中国走上民主社会的前程迄今,我们无法知晓是什么原因使卫立煌们走上了这条背叛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