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出版物:韩战共军毫无战斗力一打就逃

 作者:卜握     |      日期:2018-02-01 13:01:19
斯大林去世之后,金日成利用苏联暂时无暇他顾的短暂时机,把矛头指向苏联派长期支持金日成的苏联派领导人物接连不断地遭到批判和撤职许多人下落不明当时的文化部副部长金相辰于1955年被撤职回到他的故乡哈萨克斯坦反思说:以狂热宣传树立起金日成权威,却使得自己被罢官要不是我们苏联籍朝鲜人的宣传,就不会有金日成的个人崇拜苏联派中仍保留苏联国籍者在此期间全部返回苏联 1958年3月,金日成在大清党后召开的金氏一派的朝鲜劳动党第一次代表大会7上,他的亲信爪牙独占了朝鲜党政军的领导岗位到1961年9月,四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85名中央委员中,原来三次代表大会选举出的71名中央委员连任者只有28人,其余43人大多是遭清洗的延安派和苏联派 更可恶的是,金日成追杀到中国来,跟中国要人;因为朝鲜驻苏大使也叛逃了,也是反金日成的,也跟苏联要人中苏商量后,找金日成谈,劝他算了金日成提出的条件是中国把共军撤了几十万军队驻在那里,他搞个人崇拜不踏实这样达成一个协议,我们在1958年底以前把部队都撤走,朝鲜对几位逃到中国来的高级干部不再追杀 这是中国党和政府“抗美援朝”最大的败笔!倾全国之力,死了那么多人,竟没有培养一个亲华的朝鲜政府,在这种压力下匆匆撤军 金日成之所以敢于对中苏两个大国采取咄咄逼人的姿态,是因为他从反对斯大林个人崇拜问题上,看出了中苏的不和毛泽东要挑战赫鲁晓夫的共产主义运动领袖的地位,一定要争取他的支持;赫鲁晓夫要战胜毛泽东的挑战,必须保证朝鲜不被拉走金日成要在中苏两大国的矛盾中,左右回旋,捞取好处因为在未来的中苏摊牌中有求于金日成,毛泽东对金日成极尽姑息迁就之能事 共军撤军以后,金日成又觉得面对美军不踏实,要与中国签订一个条约,保证一有情况,中国共军随时能回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简称《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1961年7月11日由周恩来、金日成在北京签订,1961年9月10日互换批准书并生效根据其第七条第二款规定,“在未经双方就修改或者终止问题达成协议以前”,《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将一直有效” 在中国发生全国性大饥荒时期,国家财力十分拮据,对朝援助相应减少于是朝鲜借机多次派员来华,提出要将鸭绿江改为中朝两国共同拥有的界河理由是朝鲜北部边境地区也要发展,不能没有电力做保障,因此也想借助鸭绿江搞水利发电此时中国已投资在鸭绿江上游的集安建了云峰发电站,拦江大坝的一端与朝鲜国土相连,所以中国政府慷慨答应此电站日后的发电量有一半无偿给朝鲜使用,对于鸭绿江变为中朝两国的界河要求没有提出反对意见朝鲜得寸进尺,以鸭绿江的发源地在长白山天池为由,于20世纪60年代初期,又向中国政府提出将长白山分割为二,中朝双方各占一半的要求为了说服中国政府,朝鲜派能言辩士来华觐见毛泽东,说两国同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兄弟国家,长白山区曾是朝鲜伟大的金日成将军革命事业的发祥地,当年他就在那儿加入的中国抗日联军,现在金日成已是我们的首相,他在长白山区留下的“革命圣地”,也应让朝鲜人民世代瞻仰,所以希望中国政府和人民能理解朝鲜政府和人民对自己领袖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等等 这时候毛泽东正准备与苏联决裂,仿效列宁成立第三国际,找寻支持者和追随者他首先想到了朝鲜,想到了金日成遂慨然满足朝鲜的要求1962年毛泽东指派周恩来总理访问朝鲜,代表中国政府同代表朝鲜政府首相金日成在平壤签订了《中朝边界条约》此条约共有五条,主要是第一条,划分了两国边界的走向座落于中朝边界的长白山天池和白头峰,历来是我国的神圣领土天池位于长白山之巅,乃火山爆发铸成的九峰围合而成,最高一座名白头峰历史上中朝国界线在分水岭东下20公里处,自南向北划定即使在日本统治朝鲜时期,天池也在中国版图;朝鲜建国时对此也是承认的如今毛泽东大手一挥就把天池切了一半(一说百分之五十三)给朝鲜,分水岭东侧的三座山峰也捎带送了出去朝鲜立即将白头峰改名“将军峰” 后来,朝方得寸进尺,向我国提出照会,“严正声明”说:黑龙江省一部分、吉林省大部分、辽宁省一部分历史上都是属于高丽帝国的版图,后为中国历代王朝所侵占,而今中国已是社会主义国家,理应归还这些领土陈毅外长接到照会后当即面呈周恩来总理,周即指示吉林省社会科学院火速将中朝两国历代疆域研究清楚上报学者们研究后得出结论,这些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领土与高丽无关当我方外交部将这个结果交给朝方后,他们恼羞成怒,与中国,与毛泽东,反目成仇 毛泽东原指望对金日成投桃报李我帮你在朝鲜搞个人崇拜,树立你的威望,你也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带个头承认我毛泽东是世界人民的伟大领袖,在与赫鲁晓夫的斗争中支持我一把但金日成玩完毛泽东以后,又去讨好赫鲁晓夫只承认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在中苏大论战中持中立偏苏的立场,这把毛泽东气了个倒仰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要通过群众运动的办法把毛泽东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地位树起来中国东三省的红卫兵们在中朝边境架起了大喇叭,每天对着朝鲜军民播放毛泽东语录,赞颂毛泽东思想,大唱样板戏这引起了朝鲜的不满,也架起大喇叭狂放金日成的主体思想突然红卫兵提出一条崭新的口号:“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红太阳!”金一听,朝鲜的红太阳是我金某人,怎能是你毛泽东!于是怒从心头起,当即下令捣毁共军烈士陵园,将烈士碑统统打烂,包括毛岸英的墓碑也被砸得粉碎;并向中国发出照会,要求中国将所有埋葬在朝鲜的烈士遗骨运回中国这事虽然毛泽东有错,但金日成的反映过当、过激了后来虽然修复了陵园,但“中朝人民鲜血凝成的友谊”,被金日成砸碎了 随后朝鲜对历史进行疯狂地篡改建政历史变成对金日成的赞美建政时期欢迎苏联红军的盛大集会游行,通过影片的剪辑,变成欢迎金日成的集会游行朝鲜战争变成金日成领导朝鲜人民军打败了美国侵略者,根本没有中国共军什么事现在的朝鲜出版物竟然向旅游者如此“解说”百万共军的抗美援朝: 伟大的祖国解放战争期间,中国人民给予一定的援助,数量不多的志愿人员组建共军,但由于共军没有接受伟大领袖的统一指挥,所以毫无战斗力,一打就逃 1993年9月23日,在摩纳哥的蒙特卡洛举行国际奥委会第101次全会,会上投票选定2000年奥运会的举办城市时,朝鲜不投北京的票而投悉尼的票,令我国以两票之差输给了悉尼如果朝鲜一票投给中国,北京与悉尼的票数相等,还是有一半机会将千禧年奥运举办权拿到手的结果,中国黯然败北这就是我们养了两代的金氏王朝在关键时刻的表现我们还能指望它在中国有难的时候伸以援手吗! 从2003年开始的由中国任会议主席的“六方会谈”,朝鲜、中国、俄罗斯本应作为一个阵营,但朝鲜阳奉阴违地盘算利害得失,数次不与中方提前打招呼就单方面宣布退出,让中国陷入尴尬境地2006年7月5日,朝鲜为对抗美国对其印制假美钞、贬卖毒品等流氓国家行为进行金融制裁,违背与中俄达成的导弹试射承诺,示威性的试射了10枚包括大浦洞在内的各型导弹,使半岛局势骤然紧张起来中国急派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作为特使前往朝鲜,狂妄的不知天高地厚的金正日竟拒不接见,这是对中国党和政府的极端蔑视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只好尴尬地告诉媒体:“虽然中朝还是拥有传统友谊的邻国,但是现在的朝鲜并不听中国的话”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2008年9月2日宣布,从现在到2009年11月,朝鲜需要5.03亿美元才能避免饥荒目前,朝鲜现在有一半以上的家庭每天最多就吃两顿饭,越来越多的人依赖采集野物充饥路透社报道,世界粮食计划署亚洲区负责人班布里称,朝鲜民众为了活下去噎落到吃草料的地步,如果不现在加以援助,朝鲜将面临重返饥荒的困境他刚刚结束为期一周的朝鲜之行 中国在给朝鲜大量经济援助的同时,中国领导人劝说金正日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并介绍中国的经验朝鲜劳动党中央机关报《劳动新闻》2008年11月21日发表社论,将中国骂了一顿,社论说: 今天,帝国主义者打着‘改革’‘开放’的口号露骨的干涉别国内政,他们不顾他国的政治体制和经济制度,强行将本国的政治理念、体制,政治方式和经济结构推行到其他国家,以达到他们支配和掠夺的目的他们胡编乱造什么‘改革’是世界一体化的必然要求,将不接受他们要求的国家扣上‘孤立主义’‘闭关自守’等等的帽子,施加巨大的所谓‘开放’的压力帝国主义者就是这样放肆的对我们国家说三道四的伟大领导者金正日同志在不朽经典著作《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是拥有战无不胜的威力的主体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彻底揭露了帝国主义反动派对主体祖国——我们共和国所谓‘闭关自守’‘孤立’的诽谤中伤,进而达到他们强迫我国接受‘改革’‘开放’的毫无用处的赤裸裸的阴谋 中国与朝鲜,噎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不仅没有共同的政策,也没有共同的理论和共同的语言了庇护、援助金氏王朝两代人,